海宁市人大常委会认真督办代表建议不满意件

中国人大网 www.npc.gov.cn日期: 2009-11-26浏览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浙江人大网讯 “代表满意度达到100%!”这些年,在各地政府向人大常委会报告一年一度的代表建议办理情况时,这话可能是用得最普遍的一句。应该说,100%的圆满是谁都愿意看到的完美结果,然而,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却有另一种想法……

  从少添麻烦到自找麻烦

  “有时一呆就是一天,有时来来回回好几趟,软磨硬泡,就为了让你签个满意,有这时间为什么不把代表的建议办办好!”在海宁市人大常委会领导约见代表日、在日常委的走访中,听到代表有这种抱怨的不在少数。

  “平常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当着面,要真写个不满意,脸上都挂不住,所以这边写满意,那边再提建议,只好一分为二了。”走访中,更多的代表还有这样的无奈。

  2007年,换届后第一年的11月,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在审议市政府当年度人代会代表议案建议办理情况报告时,面对报告中振振有词的“代表满意率100%”,不少组成人员提出了质疑:“满意度是政府部门各自向代表征集的,都是代表的真实表示吗?”

  在人代会上提出议案、建议是人大代表履行职责、发挥主体作用的主要形式和途径,对这些议案、建议的督办自然是人大常委会的重头戏之一。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在近几年的代表议案建议督办过程中,发现同一议案建议重复提交的现象在增多,不少建议代表主动放弃再提的原因是“失望”。这与政府报告中反映的“代表满意率100%”无法划上等号。2008年,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对代表议案建议督办工作提出三项新举措,除了增加主任会议议题专题听取政府办理情况汇报进行“期中考”和实行跨年度跟踪督办两项外,最主要的一项是就代表对议案建议办理的满意度进行自主测评。用人大自己的话说:“这是‘自找麻烦’,但这样的麻烦该找。”

  “这是对我们执行职务最大的支撑!”经过2008年的初步摸底,2009年海宁市人大常委会正式宣布收回对议案建议办理的满意度测评权。2009年8月底,海宁市人大常委会交政府办理的198件代表议案建议答复期满后三个月,代表第一次在没有“旁观”的情况下填妥满意度测评表向常委会代表工委反馈。经对初次测评统计,代表对办理结果表示满意111件,基本满意73件,有14件代表明确表示不满意。

  不满意差距缩小5.55%

  在海宁的地方方言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缺啥,补啥。”意思是说有针对性地对存在的不足进行查漏补缺,促使圆满。面对相差7.07%的不圆满,9月7日,海宁市人大常委会对政府部门办理的14件显示代表不满意的建议件又集中统一进行了一次再交办,要求涉及的10个具体承办单位在1个月内对不满意件进行二次办理,重新答复代表。与此同时,常委会代表工委在第一次办理调查的基础上,对14件二次办理的建议逐一进行跟踪,开始了“缺啥补啥”的工作。

  许国初代表提出的“要求对袁尖线袁花环镇北路路口安装交通信号灯的建议”,承办部门首次答复“因流量不够不能安装”。代表反映,一未做测算二未当面沟通,就用一张公文纸做搪塞。二次交办时代表工委对情况进行了核实,并提出了具体要求。承办部门终于勘测了现场,并做出了安装承诺,但迟迟未动工。眼看二次答复期将满,代表工委主任范小平等第三次到现场时,代表指着仍无动静的路口直摇头,再次写下了“不满意”。经再次沟通,原来答复单位与施工单位工作脱了节,这里“缺的是衔接”,代表工委几番联系,几天后,安装工作正式启动,许国初代表高兴地找到代表工委要回了那张的测评表当场划掉了“不满意”,重新填上了“满意”。用范小平的话说:“这个‘满意’是追回来的!”

  相对于许国初代表建议的单一性,王延顺代表的建议就要复杂不少,他提出的“盐官镇与观潮景区实行镇区合一的建议”因涉及体制等多种因素,就海宁本身而言确实难以做到。“但承办部门不能把几年前设立观潮景区时的文件拿来抄一抄寄给你就算完事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总该从现实情况出发来讲理由吧,太不负责任了!”这件不满意建议“缺的是诚意”。范小平主任带着代表工委的工作人员几次联系、几次登门、几次沟通后,承办部门结合实际情况,上门重新向代表当面做了答复,代表表示理解,并签下了“满意”。

  从二次交办到届满的一个月时间,对14件不满意件,海宁市人大常委会代表工委跑了20多次,跑代表,也跑承办部门,截止期满,5件经重新办理后满意,6件经重新办理后基本满意,不满意件由占政府承办件的7.07%下降为1.52%,差距缩小了5.55%。

  另一种“圆满”

  11月18至19日,海宁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二十二次会议,市政府向会议报告人代会代表建议办理情况。98.48%的满意与基本满意,1.52%的不满意,同样都是代表真实的表示,没有了“代表满意度达到100%”一句,但与会人员认为,数据的不完美更能促进工作的改进,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圆满”呢?

  “代表建议办理工作折射的是政府的执行力,代表不满意,更提醒我们要时时把眼光放在查找工作不足和缩短差距上。”副市长傅松苗说。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高云跃直点要害毫不避讳:“这让我们进一步看到了不足,差距的存在主要是个别承办单位和承办人员存在敷衍应付的现象,有些建议存在主办、协办单位相互推诿、配合协调不够,重办理轻落实的现象仍然存在。”

  “不仅仅是承办单位,我们从中也看到了自己工作中需要改进的地方。”范小平主任认为,代表提议案建议与承办单位办理议案建议,既是一个检验政府工作的过程,也是促进代表履职水平的过程,更可以从中找准人大进一步做好代表工作的着力点。“比如,个别代表提的建议其实已经有政策出台了但代表不了解,这就说明我们在代表知情权的落实上还有不到位的地方;再比如,有的代表没有及时收到答复件的问题,一方面是承办单位的工作责任心不强,另一方面作为我们人大在督办时如何提出具体要求加以制约也是需要完善的;还比如,个别代表在提建议时没能全面表达出真实意图,承办单位就事论事的做法是不负责任,但作为我们人大是否也应该从如何引导代表提好建议、提高质量建议方面做些努力呢?所以说,这是一个多赢的结果,我们还会坚持做下去。”范小平主任很有信心地说。

  来源: 浙江人大网 2009-11-26 责任编辑: 崔丽霞
print  close  to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