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代表团热议网络文化建设

中国人大网 www.npc.gov.cn日期: 2010-03-14浏览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今年,总理报告提出:要加强网络文化和建设。网络及3.8亿中国网民该如何管理?国家正在积极酝酿举措。这一急迫的社会问题,是今年重庆代表团关注的热点。对网络问题,就有6名代表提出建议。他们从网络“功”与“罪”的不同视角,为网络管理开出“药方”。

  争论一 网络有功还是有罪

  网络究竟是有“功”还是有“罪”,五位代表分成了两派,“有功派”提出了网络的三大功用,而“有罪派”则总结了网络的四大罪状。

  有功论 代表观点:影响民主进程 代表人物:韩德云、吴江林

  韩德云、吴江林两位代表,在提交的建议中,更多看到网络及近四亿中国网民的“功”。

  第一功是网络监督。韩德云说,近几年,社会关注的“南京天价烟”、“陕西周老虎”、“云南躲猫猫”等热点事件,都在网络力量的推动下,步步揭开真相,最终惩治了一批腐败或失职官员。他分析说,目前,网络监督正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力量。网络已成为中国公民网络参与政治的重要渠道。

  第二功是扩宽渠道。韩德云在一份建议中谈到,《信访条例》中,由于缺乏信访工作透明力度,部分地区很难将法律落到实处。网络能扩宽渠道,方便老百姓表达诉求。

  第三功畅通民意。吴江林、韩德云都在建议中提到,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与网民在线访谈,表明政府已认可网络是收集民意、汇集民智的重要平台。吴江林说,普通老百姓的真实想法,通过网络上传到决策层,突破了现行层层上传的限制。

  有罪说 代表观点:毒害青少年、侵犯隐私 代表人物:沈长富、汪夏、陈万志

  沈长富、汪夏、陈万志3位代表的目光更多地聚焦在网络的“罪”上。

  第一罪是“毒害”青少年。三位代表认为,网络最大的“罪”就是“毒害”了是非辨别、自控能力尚未成熟的青少年,让他们“沉迷”其中。汪夏、沈长富、陈万志都谈到,大量黄色、暴力信息充斥网络,并屡禁不止,直接造成青少年犯罪呈上升态势。

  第二罪是危及公共安全。沈长富、汪夏两位代表,在建议中指出,少数人通过网络发表颓废、消极、反动言论,非理想情绪弥漫网络,误导社会,甚至危及公共安全。

  第三罪是滋生“病态文化”。沈长富在“关于加强网络规范管理,构建健康网络环境的建议”中提到,网络滋生了大量“病态文化”。沈长富说,时下,风靡网络的“偷菜”游戏,就是放大“偷”等庸俗文化的典型。还有,如同“囧”、“槑”等网络流行语,失去了文字、语言本身应具有的意境,更谈不上文学价值,纯属无厘头矫揉造作。这些在网络中盛行的“病态文化”,直接影响到人的工作和学习。

  第四罪是侵犯个人隐私。沈长富说,如香港娱乐圈的“艳照门”事件,就是网络在侵犯个人隐私。

  争论二 网络实名可不可行

  在网络“功”与“罪”的各自阐述中,被工信部认为是网络重要监管举措的“网络实名制”,在代表之间也有截然不同的观点。

  反对实名制 代表观点:网络监督、畅通民意 代表人物:韩德云、吴江林

  “网络实名制,我反对!”“两会”期间,面对媒体采访时,韩德云旗帜鲜明地表态。

  韩德云说,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实行“网络实名制”会打击方兴未艾的网络监督,堵塞民意畅达的渠道,会影响到中国民主进程。韩德云在提交的一份建议中明确指出,应在现行法律中,明确规定“取消网络实名制,保护网民采用虚名表达民意的权利,未经法定程序,禁止采取任何手段非法追索网民IP地址等信息。”

  赞成实名制 代表观点:应对互联网问题 代表人物:汪夏

  截然不同的是,汪夏代表在“关于改革互联网管理模式的建议”中指出,网络实名制是应对当前互联网各种突出问题的有效办法,建议国家从三方面开展网络实名制试点。分别是网络用户实名、网站开办者实名,探索网民上网实名。

  代表支招

  重庆代表为“网管”开药方:

  组建“信监会” 立法打黑客

  代表们从正反“视角”看待网络,甚至在某些问题上存在争论,但将落脚点都回到总理报告: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提交建议开出各自“药方”。

  药方一:国家组建“信监会” 理顺管理体制

  李晓枫代表开出了一张大“药方”,他在提交的建议中提到,国家组建“中国信息监管委员会”(简称信监会),从管理体制下手。

  李晓枫谈到,信息爆炸式增长的今天,信息来源复杂,传播途径多样,有互联网、电视、无线广播、数据通讯等,现行的多头分散式的管理模式下,暴露出了诸多问题。网络出现的各种“罪”,根子在此,表现有数个部门管不住一个“网吧”等。

  他认为,当下需统筹信息资源,通过一个专门机构有效组织涉及信息产业各部门,才能保证国家信息化产业全面、有序、健康发展。这个专门机构就是“中国信监会”,各省市设分支机构。李晓枫说,“中国信监会”职责,就是监管互联网、手机、电视等,负责规划产业,制定有关规章、制度等,依法对信息领域和监管范围的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处罚等。

  药方二:搭建网络问政平台 网络监督制度化

  主张网络“有功论”的韩德云、吴江林则认为:国家应该出台制度,搭建全国的“网络问政”平台。

  韩德云在建议中提出,国务院应制定《政府网络公共服务条例》,将网络议政问政和公共服务制度化,统一化。同时,在该条例中,明确要求保护公民行使网络议政问政权利,强制要求地方政府主要官员通过网络问政,接受社会公众监督,促进地方政府主要官员,通过网络问政方式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吴江林建议道,应搭建一个全国性的网络问政平台,所有的民众经过认证后,借助网站、手机、语音等手段,通过平台可以直接表达个人观点、意见和诉求,参与各项政策的讨论等等。与政府形成一个有效的沟通渠道,树立正确的网络舆论导向。

  药方三:立法打击黑客 禁止人肉搜索隐私

  对于网络存在的一些不规范问题,沈长富提出,应该从完善立法上,来打击各类网络侵权行为,清理网络。

  沈长富在提交的建议中谈道,在民事立法领域,侵权责任法应该对网络侵权作出特别规定,合法保护虚拟财产、禁止“人肉搜索”保护公民隐私。在刑法领域,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对新型的网络犯罪,如网络诈骗、网络盗窃、黑客事件、网络黄色交易等,加以界定,严格惩处。

  药方四:树“红色”大旗 抵制“黄灰”文化

  对于大量“病态文化”滋生网络,沈长富在建议中说,在网络中树起“红色”大旗,通过大量的红色短信、健康、轻松、向上的内容“占领”网络,建立道德约束机制,发动网民力量,对不良信息及其传播者进行谴责。

  来源: 重庆商报 2010-03-14
责任编辑: 董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