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人大公报

关于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事故和处理情况的汇报(1987年)

中国人大网 www.npc.gov.cn浏览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987年6月16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
                国务院秘书长    陈俊生

        我受国务院委托,现将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事故和处理情况作如下汇报:
        (一)
        大兴安岭是我国重点林区和主要木材生产基地,总面积2268万公顷,其中有林面积1344万公顷,森林蓄积量12.5亿立方米。这个林区有两个林业管理局,一个隶属内蒙古自治区,一个直属林业部。
        这次森林大火发生在林业部所属管理局的北部林区。这个管理局所辖林区面积964万公顷,森林总蓄积量5.5亿立方米。从1964年起开发建设,到现在共建成8个林业局,年产木材450万立方米。
        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来势很猛,东、西两线同时起火。在西部,5月6日起火,到7日晚刮起了八级以上大风,5个小时火头推进100公里,铁路、公路、河流,甚至500米宽的防火隔离带都阻挡不住。一个晚上就烧毁了西林吉、图强、阿木尔3个林业局所在地和7个林场、4.5个贮木场。当天夜间,东部塔河县盘古林场的火势也迅猛异常。到8日,西部漠河、东部塔河县境内已分别形成面积为30万和20万公顷的大火海。此后,火势继续蔓延。经过25天的顽强扑打,于6月2日彻底扑灭。
        这场森林大火是建国以来毁林面积最大、伤亡人员最多、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据统计,直接损失为:过火面积101万公顷,其中有林面积70万公顷。烧毁贮木场存材85万立方米;各种设备2488台,其中汽车、拖拉机等大型设备617台;桥涵67座,总长1340米;铁路专用线9.2公里;通讯线路483公里;输变电线路248公里;粮食325万公斤;房屋61.4万平方米,其中民房40万平方米。受灾群众10807户,56092人。死亡193人,受伤226人。
        森林资源的损失以及扑火人力、物力、财力的耗费,停工停产的影响,还没有计算出来。至于这场大火给周围生态环境带来的危害,更不是用金钱能够计算出来的。
        (二)
        这次大火来势猛,面积大,灾情重,需要一面组织扑火,一面疏散安置灾民,任务十分艰巨。
        在整个扑火战斗中,国务院始终把坚决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最大限度地减少森林损失,作为总方针。
        参加这次扑火的军民共5.88万多人,其中解放军3.4万多人,森林警察、消防干警和专业扑火队员2100多人,预备役民兵、林业工人和群众2万多人。
        参加这次扑火的队伍是多层次、多兵种、地空结合的。在扑火中综合利用了多种手段。在我国目前条件下,凡能利用的手段都尽可能地利用了,较好地发挥了综合的灭火效能。
        在组织指挥上,针对火场分散、面积大、扑火人员多的特点,强化了第一线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根据国务院决定,成立了前线总指挥部,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任总指挥,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石宝源、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周文华、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白俊卿、林业部副部长董志勇、徐有芳任副总指挥。总指挥部下面设立了五个分指挥部,实行分片指挥。事实证明,前总指和各分指的工作是得力的,富有成效的。
        这次扑火实行了军警民三结合,在扑火行动中,解放军、专业队伍和职工群众三方面力量协同动作,显示出了较强的战斗力。
        这次扑打大面积的山火,整个队伍的行动,既坚决、迅速,又没有蛮干。根据过去的经验教训,国务院领导同志反复强调既要扑灭大火,又要保障扑火人员的生命安全。扑火中,不打顶风火、不打上山火、不打树冠火,也不是只打无防,只打不清,而是宜打则打,宜防则防,有打有防,打防结合。当火势较弱时,就主动出击,及时扑打。当火势过猛,火头过高,难以控制,又逼近预定防线时,就巧用风向和有利地形,迎面烧火,以火攻火,将火头堵住,舍小保大。当火线较长,火势较猛,森林较密时,就先切断火线,小块封闭,并后退一段距离,开通一条隔离带,将火截住。这次扑火中共打出隔离带总长达891公里,它凝结着参加扑火的5.8万多人的血汗,不仅对围隔这场森林大火起到了控制作用,而且对防止今后发生类似大火也会起作用。由于采取以上措施,在这次扑火中尽管有5.8万多人参战,但火场上没有烧死一个扑火人员。
        这场森林大火,是通过四个战役逐步消灭的:
        ⑴西林吉、图强、阿木尔三镇烧毁后,有5万人口的塔河县城距火头只有20多公里,受到了严重威胁,于是,第一仗就是“死保塔河”。到5月12日,在火头和塔河县城中间打通了一条几十公里长的隔离带,使塔河县城转危为安。
        ⑵到5月19日,东部火区的明火被消灭,并开通了300公里长的隔离带,东部火区危险基本解除。
        ⑶5月20日以后,集中扑火力量于西部火区,经过六个昼夜奋力扑打,到5月26日凌晨,西部火区明火也全部打灭,并围绕这个火区开通200多公里长的隔离带,扑火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⑷5月26日以后,集中力量消灭余火、残火、暗火,防止死灰复燃,并继续开辟隔离带。到6月2日,按计划891公里防火隔离带全部开通。同日整个火区普通降雨,全体军民冒雨清理火场,消灭一切暗火、残火,终于取得了扑火战斗的彻底胜利。
        大兴安岭这次大火虽然彻底扑灭了,但是发生森林火灾的隐患还是存在的。因此,无论如何不能放松警惕,麻痹大意。还要尽力消除各种火灾隐患,发现林火要及时扑灭,防止小火酿成大火。
        (三)
        这场森林大火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扑火斗争的彻底胜利,充分显示了全国人民的向心力,充分显示了广大军民保卫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高度责任感,充分显示了我们党和国家的动员力量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人民解放军是这次扑火救灾的主力军,出了大力,立了大功。大火发生后,沈阳军区领导机关坚决执行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指示,雷厉风行,迅速组织兵力赶到现场,全力以赴、奋不顾身地投入扑火战斗。沈阳军区司令员刘精松同志两次亲自到火场前线视察部署,及时调集力量。449名团以上干部在第一线组织指挥扑火。广大指战员不畏艰险,不怕牺牲,连续奋战,扑灭了1700多个火头,开辟了数百公里防火隔离带,抢救疏散群众1万多人。很多指战员带病带伤不下火线,涌现出很多可歌可颂的英雄集体和模范人物。解放军对国家对人民的深厚感情和顽强战斗精神,赢得了全国人民的高度赞扬,更加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
        武装森林警察和公安消防干警发挥了突击队的作用。由于他们装备较好,手段比较先进,有丰富扑火经验,因而在打火头,消灭大火、险火上起到了别人不能代替的作用。
        林区职工、群众是扑火的重要力量。他们熟悉山区地势和气候特点,富有扑火经验,同解放军、专业队伍密切配合,为赢得扑火战斗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空军、民航打破常规,超强安全飞行1500多架次,空运2400多人次,人工降雨作业18次,发射降雨弹4700发,降雨面积2万平方公里,出色地完成了侦察火情、空降、空投和运输任务。
        铁道部门承担了扑火救灾的繁重运输任务,开出了大量专列,以最快的速度把部队提前运输到火场;安全周到地转移疏散灾民5万余人次;扑火救灾物资随到随运;领导干部亲自到一线调度指挥,保证了通往灾区的铁路运输畅通无阻。
        气象部门成立专门小组,严密监测大兴安岭森林火情,及时提供火区卫星资料和天气预报,为组织指挥灭火和实施人工降雨提供了重要依据。
        邮电部门争分夺秒地抢修被毁的通讯线路和设施,派出专门通讯车到第一线服务,保证了通讯联系。
        地矿部门主动派出装有红外线扫描装置的专用飞机,协助解决因烟雾弥漫难以侦察火情的困难。
        民政部门及时救济和疏散安置灾民,同有关部门和地方合作,使5万多灾民有吃、有穿、有住。
        公安部门积极侦察火灾原因,采取了封山、清山等措施,加强治安管理,维护了灾区社会秩序的安定。
        教育、商业、医药、卫生、物资、机械、化工、轻工、煤炭、交通、文化等部门和保险公司、中国科学院,以及中央和地方的新闻单位,都为这次扑火救灾作出了贡献。
        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上下动员,全力以赴,为扑灭大火和安置、救济灾民做了大量工作。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参加这次扑火救灾的广大军民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布通令,嘉奖参加扑火救灾的全体指战员;国家主席李先念、国务院分别致电,亲切慰问扑火救灾的全体人员。
        吉林、辽宁、广西、宁夏、北京、天津、上海、陕西、江西、安徽、广东、青海、贵州、福建、山东、云南、四川等省、市、自治区,全国总工会、全国工商联、全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儿童和少年基金会,援藏发展基金会、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绿化基金会等社会团体,中国军事科学院,第一第二汽车厂、大庆油田、石化总公司、光大实业公司、鞍山钢铁公司、广州远洋运输公司等企事业单位和驻外机构,广大工人、农民、解放军、科技人员、机关干部、文艺工作者、青年学生、少年儿童、留学生、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国外侨胞等纷纷来函、来电,捐款捐物,提供建议,对这次扑火救灾给予了积极的支援。
        许多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发来慰问电。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通过各种方式,对我国灾区人民表示深切慰问,并捐赠资金、物资,提供援助项目。联邦德国、日本、加拿大、英国、美国、意大利、新西兰、澳大利亚、捷克斯洛伐克、法国等国家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救灾协调专员办事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共同体委员会等国际组织,以及民主德国、联邦德国、美国、日本、瑞典、挪威、英国、芬兰、意大利、法国等国的红十字会,一些国家的驻华使馆、外国企业驻京办事处、外国专家等都提供了物资或资金的援助。
        港英政府对这次特大火灾十分关注,捐赠了救灾物资和资金。
        国内外为灾区提供的各项捐赠,都及时地转运到灾区,对扑火救灾发挥了积极作用。
        我国政府对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发来慰问电,对向我国提供捐赠的国家(地区)政府、国际组织和团体、企业、个人深表感谢。
        (四)
        这次森林大火的发生,教训极为深刻。
        一、林业部领导思想麻痹,防火观念淡薄。今年2月5日,国务院领导同志指示,今年春季干旱严重,林业部要注意护林防火工作,确定一位部领导抓防火,加强值班;要对今春护林防火加强检查,派出检查组检查护林防火设施及工作落实情况;指出要注意各大林区的护林防火工作。国务院这些指示,没有引起林业部主要负责同志应有的注意。
        大兴安岭林区今春特别干旱,火险级高,很容易发生火灾,但林业部却没有重视抓这个林区的护林防火工作。
        事实表明,林业部主要负责同志对护林防火工作很不重视,官僚主义严重,以致酿成这次特大森林火灾。对此,林业部主要负责同志负有不可推诿的重大责任。
        这里应当指出,多年来,林业系统的广大职工,包括林业部的职工,在艰苦条件下,为我国林业资源的培育和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是要充分肯定的。在这次大兴安岭扑火斗争的关键时刻,林业部的扑火救灾领导小组和派到第一线工作的同志,以及火区的广大林业职工,为扑灭这场大火同样做出了贡献。
        二、企业管理混乱,规章制度废弛,职工纪律松懈,违反操作规程,违章作业。现已查明,造成这场特大森林火灾的直接原因,并不是天灾,也不是坏人破坏。最初火源是林业工人违反规章制度吸烟,以及违反防火期禁止使用割灌机的规定,违章作业造成的。这个林区防火制度废弛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比如,在防火期,从外地流入林区的人员随便进进出出,对进山人员发许可证的管理制度被取消,防火期封山、搜山制度也废弛了。在流进人员中,也没有进行护林防火、安全生产、法制的教育。林区管理松松垮垮,有章不循,有禁不止。进山人员随便抽烟弄火。就在这场大火扑灭之后,目前一股又一股的明火仍时有发现,可见这一地区火灾的隐患、漏洞很多。这种状况说明,不从思想上、制度上、纪律上加强管理和教育,林区的安全很难得到保障。
        三、防火力量薄弱,专业队伍很不健全。这次扑火战斗证明,森林警察对护林防火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这支队伍的建设被忽视了。在这次火灾中遭受惨重损失的漠河县,竟然在今年防火期之前的3月份撤销了一个有76人的森林警察中队,人为地削弱了专业消防力量。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目前森林警察队伍无论从数量上、素质上都远不能适应需要。应该有计划地加强,做到一旦发生火情,就能够依靠自己的专业队伍就地扑灭,打早打小打了,不使小火酿成大祸。
        四、林区防火的基础设施很差,远远不能适应护林防火的需要。大兴安岭林区的森林面积是伊春林区的两倍,而了望台仅31个,不足伊春的1/3。陕西渭南林业机械厂生产的风力灭火机是有效的灭火工具,但这个厂却长期没有生产任务。一个灭火机的灭火能量可顶十几个人,而大兴安岭林区风力灭火机只有301台,是伊春的1/3,控制火灾能力很差。大兴安岭林区道路很少,目前每公顷平均只有1.1米,防火隔离带也很少,着了火就连成一片,人、车都很难上去。这是造成这次扑火难度大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总之,林区防火基础设施必须相应加强。对这个问题,林业部门要注意,有关部门也应考虑给予应有的支持。
        五、“拌子城”是林区的一大隐患。林区许多住房都是“板夹泥”的,而且到处都是板杖子、木棚子、劈材拌子。据调查,平均每户有30立方米的木拌子,可供做饭取暖烧几年。全大兴安岭地区每年要烧掉60万立方米木拌子。这不仅是资源上的浪费,而且给城镇安全带来隐患。这次大火所以烧毁了城镇,“拌子城”是个重要因素。因此,应当下决心清理“拌子城”,可以采取集中管理、以煤代木等办法解决。
        (五)
        对这次特大森林火灾,国务院是很重视的,对扑火工作的指导是及时的。赵紫阳总理随时掌握重要情况,明确提出要大力组织扑火救灾,迅速查明起火原因,认真总结经验教训。5月8日国务院接到火情报告后,李鹏副总理立即告林业部尽快摸清火情,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及时向国务院报告。9日上午,李鹏副总理召集有关部门开会,研究火情,与解放军领导机关商定调集部队参加扑火,并决定成立国务院大兴安岭森林扑火领导小组。同时在林业部成立由副部长刘广运同志负责的扑火救灾领导小组,做具体工作。
        5月12日,李鹏副总理带领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了塔河,察看了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和东西两线火场,看望和慰问了扑火第一线军民,并在塔河召开现场会,听取了第一线指挥部的汇报,研究和部署了扑火救灾的全面工作。根据火势越来越大的形势,同刘精松司令员一起,决定增调部队指战员2万名,确定把扑灭明火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并肯定了“三结合”、打防结合、以火攻火、打隔离带的经验。提出要安置好受灾群众,确保他们有吃、有穿、有住,生病的有医有药。要大力组织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5月16日,国务院成立了由国家计委副主任刘中一同志牵头、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大兴安岭灾区恢复生产重建家园领导小组。随后,领导小组到灾区进行了实地调查,提出了具体方案。
        5月19日,万里副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李鹏同志和林业部扑火救灾领导小组的汇报。提出要抓紧动员一切可能动员的力量,特别要保证灭火工具的供应,尽快将火扑灭,并妥善安置好受灾受伤群众。会议严肃批评了林业部领导上存在的严重官僚主义。
        5月25日,田纪云副总理带领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大兴安岭灾区,检查了解扑火救灾情况,慰问扑火军民和受灾群众,看望了伤病员,察看了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受灾现场和防火隔离带等设施,并在塔河主持召开了国务院现场办公会,听取了前线总指挥部的汇报,对如何夺取扑火战斗的彻底胜利和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工作作了研究和部署。会议要求坚决、彻底、全部、干净地消灭余火、残火、暗火;要大力宣传和表彰扑火斗争中的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要足够估计这场火灾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损失,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要尽一切努力安置好灾民,确定了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原则,对多渠道筹集资金提出了具体要求。同时,再一次强调要坚定地完成开通防火隔离带的任务。
        在整个扑火救灾过程中,国务院领导同志与扑火前线日夜保持联系,直接了解和掌握火场的情况,及时作出部署,并帮助前线总指挥部解决问题,组织各有关部门的人力、物力进行支援,保证了前方、后方协同动作,共同为扑火第一线出力。
        在扑火斗争取得胜利后的6月6日,万里代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全体会议,听取了孙维本和刘精松同志的汇报。田纪云副总理对这场大火产生的原因、严重危害、深刻教训和今后在受灾林区重新植树营林等工作讲了话。会议作出了《国务院关于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事故的处理决定》。决定撤销杨钟的林业部部长职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对其他负有直接责任的人员也必须严肃处理。会议要求全国各地方、各部门和各企业事业单位都要把安全生产当做头等大事,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保障国家和职工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严防重大事故的发生。
        会上,万里、薄一波同志就在国家机关中反对官僚主义问题讲了话,指出官僚主义对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危害。要求林业部门要反对官僚主义,国家机关所有部门都要反对官僚主义。
        目前,国务院各部门都在联系本部门实际,贯彻落实国务院的决定,找出自己的问题,制定改进的措施。
        以上汇报,请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