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理论研究会 > 研究工作

全面把握“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深刻内含

来源: 中国人大网  浏览字号: 2022年03月15日 13:33:32

2019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说:“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在“七一”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明确提出“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式民主的最新提炼和高度概括,深刻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科学内涵、本质属性、时代特征和政治优势,标志着我们党对人类政治文明发展规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对于“全过程人民民主”这个新论断新概念新理论,我们不宜望文生义、简单表浅地进行字义解释,而应当把它放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理论体系中,放在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现代化,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时代背景和战略全局中,来把握其本质特征,阐释其丰富内涵,理解其核心要义,认识其重大意义。

第一,从民主的理论发展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是我们党坚持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民主是我们党始终高举的旗帜。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以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为己任。我们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同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指导创立和发展我国的人民民主制度,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和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人民民主”理论,强调没有广大人民的民主,就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改革开放新时期,邓小平提出,建设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必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充分调动亿万人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江泽民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目标。胡锦涛提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伟大实践中,不断拓展社会主义民主发展道路,努力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体系,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各项权利的充分实现,创造性地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理论。全过程人民民主理论深刻回答了新时代为什么发展人民民主、怎么样发展人民民主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新发展,实现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新飞跃。

第二,从民主的本质特征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一切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我国民主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行的最普遍最真实最管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切实保证亿万人民当家作主,真正成为国家、社会的主人和自己命运的主宰,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特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和法治发展道路的核心要义,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和法治建设的宝贵经验。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坚持和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最根本的保证。我们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内在要求,是中国共产党宗旨任务的应有之义。坚持党的领导,就是支持和保证人民实现当家作主。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是实现人民民主的根本法治保障。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推进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保证国家政治生活既充满活力又安定有序,保证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关键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

第三,从民主的主体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追求人民至上的崇高价值,秉持人民主权的宪法原则,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为主体,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是全体人民平等普遍真实享有的民主。列宁指出:民主是大多数人的统治。我国民主是社会成员中绝大多数人共同享有的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组织人民群众共同参加管理和实施监督的民主,是为了实现劳动解放、社会解放、人类解放的民主。我国宪法以国家根本法形式确认了国家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并且属于人民,肯定了人民作为国家主人翁的宪法地位,从而使国家中最大多数的人,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成为人民民主的主体,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多数人统治”的民主本质。我国民主集中体现人民总体意志,有效维护人民根本利益,让人民群众在当家作主的民主实践中拥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和主人感,是主体最广泛、内容最真实、功能最管用、运行全覆盖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实践充分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民主才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切实保证人民至上、人民主权、人民意志的真正实现,真正实现人民在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的全过程、各方面当家作主。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和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用制度体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第四,从民主的内容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保证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努力实现人民幸福生活的民主。毛泽东曾经指出: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是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党务上的以及国际关系上的,一切这些,都需要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具有普遍广泛内容的民主。我国人民依法不仅享有广泛真实的政治民主权利,而且享有广泛真实的经济民主、社会民主和文化民主权利,并承担相应的法定义务。国家不仅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而且加强人权法治保障,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权利和自由,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协商权、表达权、管理权和监督权。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要进一步增扩民主权利,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激发民主活力,从各层次各领域各方面扩大公民有序地政治和社会参与,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更有效率的人民民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第五,从民主的制度形态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对我国国家制度体系的高度凝练总结,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优势。马克思主义认为,民主是国家形态的一种,民主制是作为类概念的国家制度。我国宪法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在宪法和法治基础上构建的我国国家制度体系,既是人民民主存在的制度形态和制度载体,也是人民民主运行的制度轨道和制度保障。尤其是,我国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些根本和基本政治制度,是人民民主制度化、宪法化的集中体现,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这样一套制度安排,能够有效保证人民享有更加广泛、更加充实的权利和自由,保证人民广泛参加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能够有效调节国家政治关系,发展充满活力的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增强民族凝聚力,形成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促进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发展,促进现代化建设各项事业,促进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不断提高;能够有效维护国家独立自主,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必须紧紧围绕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总目标,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把我国民主制度显著优势更好转化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实践效能,确保人民把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六,从民主的范畴和运行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各环节的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整体性协同性发展人民民主,保证人民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全方位、多层次、宽渠道、全过程地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保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国家各项工作在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轨道上顺利推进。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一个系统工程,涵盖了党内民主与人民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与参与民主,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国家政治民主与基层自治民主,政治民主、经济民主与社会民主,传统民主与网络民主,国内民主与国际关系民主化等各领域各方面,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具有普遍平等、真实高效、务实管用、一以贯之、不断发展等显著政治优势和实践特征的人民民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权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选举的权利,也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存在于民主参与、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全过程,而且运行于民主执政、民主立法、民主行政、民主监察、民主司法、民主守法、民主治理、民主自治的全链条,是一种全覆盖的中国式民主。

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一个原创性理论贡献,就是在坚持把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紧密结合起来的基础上,更加彰显协商民主的中国特色和制度优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全面认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这一重大判断。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协商民主深深嵌入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全过程。这种协商民主,既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又发挥了各方面的积极作用;既坚持了人民主体地位,又贯彻了民主集中制的领导制度和组织原则;既坚持了人民民主的原则,又贯彻了团结和谐的要求。所以说,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丰富了民主的形式、拓展了民主的渠道、加深了民主的内涵。在我国,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这两种民主形式不是相互替代、相互否定的,而是相互补充、相得益彰的,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特点和优势。

第七,从民主的实现方式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中国人民在实践中创造的一整套行得通、有生命力、有效率、真管用的民主。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邓小平指出,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上是垄断资本的民主,无非是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我们的制度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这种制度有个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干一件事情,一下决心,一做出决议,就立即执行,不受牵扯,我们的效率是高的。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要保持这个优势,保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民主理论、民主制度和民主实践相统一,把民主选举权和参与权、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发扬民主和提高效率等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式民主体制机制和民主实现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只有投票的权利而没有广泛参与的权利,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这样的民主是形式主义的。”社会主义民主不仅需要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需要完整的参与实践。人民当家作主必须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中国共产党执政和国家治理上来,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机关各个方面、各个层级的工作上来,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人民对自身利益的实现和发展上来。

第八,从民主的评价标准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坚持从本国的国情和实际出发,坚持由本国人民对其民主作出评判。关于民主的评价主体和评价标准问题,是一个根本问题、原则问题。因为如果按照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理论及其评价标准,任由西方少数人对我国民主政治指手画脚,只要我国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无论我们在民主政治方面做出多大成就、取得多少进步,都会被认为是“糟得很”“坏得很”,被给以负面评价。因此,全面把握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深刻内含,必须在民主评价主体和评价标准问题上正本清源,始终坚持只能由本国人民做出评价的根本立场。“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具体来讲,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归根结底,评判一个国家民主的标准要由本国人民来决定,就是要看本国人民支持不支持、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经过长期努力,我们党领导人民在解决上述重点问题上都取得了决定性进展,证明了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是个新事物也是个好事物,不仅广泛真实而且高效管用,是中国人民充分认可、真正享有、大力支持、积极参与的中国式民主,具有显著的制度优势、强大的生命力和光明的发展前景。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原所长、中国人大制度理论研究会个人会员 李林)

编 辑: 刘 冬
责 编: 刘静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