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大杂志

抗日民主政权: 中国共产党政权建设史上的“伟大创造”( 上)

文/ 张顺昌

浏览字号: 来源: 中国人大杂志 第16期

    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绝不是中国共产党的权宜之计,而是一次伟大的战略转变,其根本目的:一是为抗战,二是为民主。

    由于抗日战争是一场全民族的反侵略战争,因此,抗日民主政权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是根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需要而创建的。

    创立于民族危难之际

    1935年,“华北事变”发生后,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略中国的野心日益暴露,中华民族危机进一步加深。

    为动员全民族团结抗日,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著名的《八一宣言》),提出了组织全国统一的国防政府的主张。同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会议,确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193612月,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国共两党重新合作走向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转折点。中国共产党为推动国民党抗战,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现,19372月,中共中央致电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提出了5项要求4项保证,表示在国共合作抗日、开放民主的前提下,接受南京中央政府与军事委员会的指导,决定将“工农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

    卢沟桥畔侵略的炮声,震撼了中国大地。为挽救民族危亡,卢沟桥事变第二天,中共中央向全国发表了号召抗战的宣言,主张“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中共中央的号召,大大激励了全国军民同仇敌忾、坚决抗战的决心。

    由于形势所迫,特别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努力,715日,国共两党在庐山举行会议,双方达成协议,国民党承认陕甘宁边区为国民政府的直辖区。为适应全民族抗战的需要,中共中央决定陕甘宁边区政权改制,即由苏维埃工农民主制度转变为民主共和制度,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对此转变的必要性,谢觉哉曾明确指出:“其所以这样改,是日寇侵略中国,民族危机加深,过去国内反革命诸阶级重新回到抗日革命战线来。因此,苏维埃制度必须更改,应该而且必然是建立各个革命阶级联盟的政权。”

    与陕甘宁边区政权改制不同,抗日根据地民主政权则是在八路军、新四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敌后抗日根据地中,晋察冀边区抗日民主政权建立最早。193710月,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聂荣臻率八路军115师一部以五台山为依托,深入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建立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38111日,晋察冀边区社会各界推举代表169人,在阜平召开军政民代表大会,通过了政治、经济、财政、文教等决议案,选举产生了抗日民主政权——晋察冀边区临时行政委员会。在陕甘宁边区和晋察冀边区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随着八路军、新四军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巩固,在中共中央的统一领导下,各抗日根据地从自身实际情况出发,借鉴陕甘宁边区和晋察冀边区抗日民主政权建设经验和模式,创建了适合自己根据地特点的抗日民主政权。

    抗战需要民主政治。只有民主,抗战才有力量。早在全面抗战爆发前,中共就对抗战与政治民主化的关系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见解,并将扩大民主运动、推进民主政治的实现作为自己工作的中心一环。

    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毛泽东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中强调指出:“要使抗日战争成为真正的人民战争,就必须在战争的同时进行必要的政治经济改革,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给人民以充分的抗日民主自由,并适当改善人民生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在呼吁国民党政府进行民主改革、真正地领导全国抗战并取得胜利的同时,率先在其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实施民主政治,以推动全民族抗战及全国政治民主化进程。

    从1937年下半年开始,陕甘宁边区及晋察冀等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相继进行了普遍的民主选举,并由此产生了边区及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各级参议会和人民政府。图为聂荣臻司令员在晋察冀边区第一届参议会上讲话。军事图片库/CFP

    1937年下半年开始,陕甘宁边区及晋察冀、晋冀鲁豫、晋冀豫、晋绥、山东、华中、华南等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相继进行了普遍的民主选举,并由此产生了边区及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各级参议会和人民政府。为团结各阶层人民和各党派、无党派人士共同抗日,194036日,党中央发出关于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的党内指示,提出了在各抗日根据地建立“三三制”政权的任务。强调指出:“在抗日时期,我们所建立的政权的性质,是民族统一战线的。这种政权,是一切赞成抗日又赞成民主的人们的政权,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和反动派的民主专政。”“对于这种政权性质的明确了解和认真执行,将有助于全国民主化的推动。”

    “三三制”政权的提出和实施,是抗日根据地政权建设的一项重大举措,把抗日根据地民主政权建设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此后,各边区和敌后抗日根据地都遵照“三三制”原则对已建立的民主政权组织进行了充实和调整,极大地推动了全国政治民主化进程。

    陕甘宁边区于19417月完成普选,产生了县以下各级参议会及政府机关;11月召开了边区第二届参议会,选举民主人士李鼎铭为参议长,通过了《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及各项重要法案,成立了以林伯渠为主席、李鼎铭为副主席的边区政府。晋察冀、晋冀鲁豫、晋西北、华中等根据地也于1940年到1942年先后通过民主选举成立了各县、区、村各级“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抗日战争后期,随着抗战形势的变化,“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在更大的区域建立了起来,边区及各抗日敌后根据地政治面貌为之一新,抗日力量大为增强。到抗战胜利前夕,由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抗日民主政权辖区面积达95万平方公里,人口达9550万人。

    各阶级联合的抗日民主政权,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最高形式

    时至今日,通过回顾抗日民主政权的创建与发展,可以看出,它既不同于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时期的工农苏维埃政权体制,也有别于国民党一党专政,有其自身独特之处,被称为中国共产党在政权建设上的“伟大创造”。

    体制上的独创性。抗日民主政权作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最高形式,是一切赞成抗日又赞成民主的人们的政权,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反对汉奸和反动派的民主专政。这种政权体制既不同于我党土地革命时期以推翻国民党政权、没收一切剥削阶级财产并剥夺政治权利与自由的工农苏维埃政权,也有别于国民党一党专政。具体来说,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抗日民主政权虽也承认国民政府的中央指导地位,自认为中华民国的地方政府,但又不同于一般地方性的政府。在接受中央政府领导,执行中央政府法令的同时,也可以在地方政府自治的原则下,颁布该地区的单行法令。

    抗战期间,各根据地抗日民主政权,为调动广大民众抗战的积极性,保障人民合法权益,巩固民主政权,颁布了大量的刑事单行法规、民事法规等;在党与政权的关系上,抗日民主政权体制既不同于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也不是由共产党一手包办,而是由赞成抗日、赞成民主的人们共同参加的政权。这种民主政权不是一党一派一人所得而私的,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是由赞成抗日、民主的各党、各派、各界、各军联合专政。

    主体的广泛性与民主权利的真实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抗日根据地政权,实行民主政治,不但有其名,而且有其实,真正实现了各阶级、各阶层人民参与政治,当家作主,掌管政权。

    各根据地抗日民主政权,实行普遍、直接、平等、无记名投票的选举制度。根据抗日民主政权选举政策之规定,“凡满18岁的赞成抗日和民主的中国人,不分阶级、民族、男女、信仰、党派、文化程度,均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凡是主张抗日而又赞成民主的人,不论他属于哪一阶级,信仰什么党派,都有权参加这一政权,并有机会被选到政府机关的工作中去。

    抗日民主政权保障一切抗日人民的民主权利,如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居住、营业、思想的自由。任何人只要没有勾结敌寇和汉奸行为,没有破坏与反对抗日军队的行动,没有违犯政府法令的行为,不论他是属于何党何派,属于哪一阶级、阶层,政府一律保护。一切党派只要抗日、不反民主,一律有合法的地位。

    抗日民主政权主体的广泛性与民主权利的真实性,还体现在我们党制定的“三三制”原则中。根据“三三制”原则规定,在政权机关人员分配上,共产党占三分之一,进步人士占三分之一,中间分子占三分之一。毛泽东对此强调指出:“这种人数的大体上的规定是必要的,否则就不能保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的原则。这种人员分配的政策是我们党的真实的政策,必须认真执行,不能敷衍塞责。”

    高度的民主性。19375月,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讲话时强调指出:“对于抗日任务,民主也是新阶段中最本质的东西,为民主即是为抗日。民主与抗日是互为条件,民主是抗日的保证,抗日能给予民主运动发展以有利条件。”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主政权创建中坚定不移地奉行和贯彻了民主原则。

    一是抗日民主政权由民主选举产生。在统一战线内部,抗日各阶级、各党派、各团体在平等原则上,实行广泛的民主制度。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党派来说,应该是各抗日党派的联合委员会;就政权来说,应该是抗日各阶级联合的民主政权。”边区各级政府都是由各级议会选举产生的。各边区抗日民主政府根据临时参议会组织条例之规定,除政府聘请一部分参议员(聘请参议员不得超过参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一)外,各级参议员均通过民主程序即各抗日党派、群众团体提出候选人名单和竞选纲领,候选人对选民阐发政见,经选民以普遍、直接、平等、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

    二是抗日民主政权的运行机制体现了民主原则。根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性质,边区抗日民主政权以民主集中制为民意机关及政府机构的组织原则,无论民意机关还是政府都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的。在各级抗日民主政权机关中,也严格遵守民主集中制原则。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参议员组成的区、县、乡三级参议会是各级政权的最高权力机关;法院受参议会监督、政府领导,独立行使司法权;各级政府则对该级参议会负责;而参议会则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抗日民主政权的这种运行模式和权力约束机制有助于实现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

    三是中国共产党对抗日民主政权的领导方式体现了民主精神。抗日民主政权是各革命阶级、阶层、政党、团体、军队,在抗日、民主两大旗帜下建立的,其实质是民主问题。因此,党在领导政权工作时,必须贯彻民主精神。对此,毛泽东强调指出:“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邓小平在论及党与抗日民主政权的关系问题时着重指出:“三三制政权的实质是民主问题。党领导政权工作时,必须贯彻民主的精神。”“党的领导责任是放在政治原则上,而不是包办,不是遇事干涉,不是党权高于一切。”“党对政权要实现指导的责任,使党的主张能够经过政权去实行,党对政权要实现监督的责任,使政权真正合乎抗日民族的统一战线的原则。”根据党倡导的民主精神,各抗日根据地政权建设都严格按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民主原则,正确地处理党与参议会、党与政府关系,不仅保证了党对政权的领导,也使党赢得了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进一步巩固扩大了党的群众基础。

    (作者系中共贵州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 马冬潇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