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人大杂志

许振超:“代表”让我的人生更精彩

浏览字号: 来源: 中国人大杂志 2014年第7期

 

站在熟悉的桥吊上,许振超无比放松。摄影/谢素芳

今年人代会期间,许振超在中国企业员工互动网平台开通“振超通道”,向全国工友征集意见、建议。“工友们反映的一些事关一线基层职工的待遇要求,我已经作为大会建议向大会提交。处理的情况我也会及时通过平台向大家反馈。”“大家在工作、生活中有一些意见、建议,可随时放到平台上,我会定时到平台去收集大家的意见和建议。”他在给网友的回复中说道。

许振超是产业工人引以为傲的模范代表,现在,更是全国工人信赖的人大代表。在他身上,工人与代表两个身份实现了完美对接。

 

许振超名气很大,有诸多头衔,但回到港区,他仍然是那个对队员严管厚爱的队长。摄影/ 谢素芳 

三月中旬,全国人代会结束,许振超从会场回到他的“战场”——青岛港。汽车载着记者,穿越海底隧道,驶过一个个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终于进入青岛港前湾港区。

这里是集装箱的世界,一个摞着一个,一排排整齐矗立,放眼望不到边。小汽车穿梭其中,犹如驶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马路,除了偶尔有运输货车来往,几乎见不到人。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港口岸边,沿着海岸排列着十几个足有60 高的大铁架子,这些庞然大物就是装卸集装箱的桥吊。

“现代化的港口什么样?就是这样!”许振超高声向记者介绍,自豪之情溢于言表。站在熟悉的场地,许振超显得非常自然、放松,笑言,“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亲切,这里是我发迹的地方。”

位于黄岛的前湾港区是青岛港本世纪初开始启用的新港区,许振超见证了这里从泥滩变成世界效率第一的集装箱码头。1974 年,在“四人帮”被打倒的前夕,24岁的许振超进入青岛港开始了码头工人的职业生涯。此时的许振超只有初中文凭,从未有过码头工作的经历,而当时的青岛港也只有一个港区,百废待兴。许振超凭着好学肯干,从学做电工起步,不久就独当一面当上了门座起重机司机,1984 年,青岛港组建集装箱公司,他又成为第一代桥吊司机,几年后当上桥吊队队长,就是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许振超创造出光辉熠熠的成绩。

“中央说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有时候我也反问自己,中央这么信任你,你值不值得依靠?你行不行?”提起那段艰苦岁月和自己的非凡成就,许振超轻描淡写,他给自己的定位始终是工人,说工人的使命就是踏实劳作,为国家工业现代化发力。

见到工友,许振超说的第一个内容就是自己参加全国人代会的情况,“我今年又提了一个建议,要国家加快技能人才培养、提高技能人才待遇。十八大提出让‘劳动、技术要素参与分配’,收入分配改革有了尺子,还没有刻度,我建议健全和落实高技能人才技能津贴制度,确保技能津贴标准应随企业经济效益和职工工资水平逐步提高,并实行技师、高级技师与相应专业技术人员在工资福利方面享受公平同等待遇。”工友们连声叫好。

“振超效率”是怎么炼成的

许振超做了一辈子桥吊司机。桥吊司机在青岛港被誉为“第一岗位”,装卸的效率集中反映在这个窗口岗位,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中,装卸效率高就等于保证集装箱班轮的班期,等于保住船公司的生命线。

“现在能达到每小时装卸38 个集装箱,平均每个箱子用时不到2 分钟,速度非常快。”在距离地面45 高的桥吊司机操作室,许振超向记者演示了集装箱的装卸。这是一个兼具体力和脑力的技术活,双眼透过脚底的舷窗目测吊具的移动方位,同时左右手随时控制方向、速度,每一次钩住箱子、平稳吊起落下,都需要眼疾手快,注意力高度集中。这些桥吊能一次同时装卸两个重35 吨的集装箱。

开好桥吊不容易,需要长时间的苦练。“操作桥吊比操作堆场的轮胎吊机难度大很多,虽然现在的设备都是自动化的,但也离不开人来操作,加上桥吊的高度、运行速度快、起重量大,无论是技能还是责任心,身体素质,都要求非常高。”郭磊现在是一名优秀的桥吊司机,刚刚入选为青岛市首席技师,他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没有专门教授操作桥吊的教材,青岛港的桥吊司机都是在许队这批老一辈司机“传帮带”培养出来的。

郭磊见到老队长非常高兴,见面就聊开了,与其说是聊天,更像是技术交流,内容都是围绕新设备的性能、缺点,如何优化操作,完全没有长幼、级别高低的隔阂。工友们喜欢和许振超聊天,因为从他那里总能学到新的东西。

“许队非常好学,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捧着书看。要知道,那会儿许队已经50 多岁了,可能很多人前几年学习、求知的积极性很高,很难持续下去,但许队一直学习的热情特别高,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不久前升任青岛港前湾集装箱码头公司工程技术固机三期副队长的刘洋,2001年大学毕业应聘入职青岛港,成为许振超所带领的固机队的一员。与许振超在前湾港区朝夕共处多年,最令刘洋震撼的是许队的学习精神,“桥吊的电控系统都是外国生产的,说明书都是英文,他一本英语词典不离身,翻着词典对照研究,很多单词我们都不会,但他都懂。”

许振超就是这样边干边钻研,摸清了桥吊的门道,又善于思考、活学活用,创造出“一钩准”“一钩净”“无声响操作”“二次停钩”等多项技能做法,大大提高了集装箱装卸的速度和安全度,引来世界各大港口学习求教。如今,许振超带出了一批像郭磊、刘洋这样的徒弟,分布在青岛港各个岗位,成为青岛港集装箱操作、技术维修的中坚力量。

对于各方面对自己的褒奖,许振超实在地说,“我没想过那么多,就是想怎么把工作干的不这么累,想办法把活儿干巧点,干的漂亮点,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干的这活儿正好抓住了这行的牛鼻子。”

很显然,许振超是以青岛港团队实力为傲的,“青岛港集装箱作业效率是世界第一,反映了我们的装卸速度、设备保障、管理协调各方面综合的情况。我去过一些外国港口参观,很多港口集装箱在操作、设备管理方面不如我们,我们比他们强得多!”

“让工人成为真正光荣的岗位”

“一进门就碰到好师傅,这很重要,我们很幸运。”说起许队长,刘洋难以抑制感激之情。

“许队经常说,桥吊司机首先是要学做人。因为每台桥吊的价值非常昂贵,港口的停泊费也很贵,必须具备很强的责任心,对设备负责,对船公司负责。另外,除了操作技能,还需要懂点技术知识,遇到简单故障能够自行处理,保证生产。”今年37 岁的周强是在1996 年被招入许振超的桥吊队,他从零基础开始,在许队手把手的培养下成为一名合格司机,现在已是青岛港操作部一大队固机桥吊三班的班长。

身为一线工人,许振超深知工人素质的重要性,“我们是工业大国,但还不是工业强国,为什么?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数不少工人的技能水平较低,特别是高技能人才,极其缺乏。”

1993 年当上桥吊队长以后,许振超的工作重心转向了培养“接班人”,针对操作和技术两个岗位亲手设计编写了一系列培训教材,创造出“桥吊司机累计动车60 个小时可以出徒”的佳话。在他的悉心指导下,徒弟们成长很快,大部分已担任队长、部长,为青岛港各分公司输送了一批骨干技能人员。

更重要的是,许振超鼓励队员快速成长的做法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青岛港呈现出良好的学习氛围,工人们都主动学习,争相比技能,大批工人获得技术职称。“集体凝聚力很强,比如遇到一个难题,大家会一起攻关,发挥团体的力量。在这里干活儿情绪很高,心情很好。”刘洋说。

徒弟们能够成才,许振超打心眼里高兴。不过,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中的工人代表,又是全国科学技术协会常委的许振超,现在更为工人的整体素质担忧。“我国高技能人才,一般指技师和高级技师,十几年前在技术工人中的比例只有4%,这些年人数有所增加,但还不到7%,而国外是30%40%。这意味着仍然有很多中级工、高级工还在干技师的活,也说明我们工人的技术培训、高技能人才选拔培养远远不够。当下许多企业为转型升级,提高效率,引进很多先进设备,却不能很好地掌握使用,这样的情况下,建设工业强国谈何容易!”

高技能人才奇缺,后继无人,困扰着工业的各个领域。许振超为此没少呼吁过,他说,必须从加快技能人才培养、提高技能人才待遇等入手,进一步健全和完善以培养、评价、使用、激励为重点的技能人才工作体系,形成有利于技能人才成长和发挥作用的制度环境和社会氛围,推动技能人才尤其是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技能人才保证。“政府应该加大对技工教育扶持力度,企业应该发挥技能人才培养的主体作用,切实落实‘劳动、技术要素参与分配’。这些年我每年人代会都会提这方面的建议。”

“劳动最光荣,光荣的事业应该人人愿意干、积极干。”许振超说尊重劳动需要政策和价值引导,也因此,他在今年人代会上还提出要加大财政对技工教育的投入,打破技工教育与普通教育预算的相互分割,将技工教育与普通教育一视同仁,着重扶持技工院校加强基础设施和师资力量建设。

对立法工作不陌生

“许队来了!”“许队好!”午饭时分,工人们陆陆续续回到办公房,看见老队长到来,纷纷上前打招呼,有的工友还端着午饭过来让他尝。许振超则给工友看在北京用手机拍的照片,谈笑风生,好不欢快。

这就是许振超的团队,工作时集体协作,共创“振超效率”,休闲时亲如一家,不分彼此。这样的氛围来之不易,许振超看了很多管理书籍,做了大量建章立制工作,细心经营。

在桥吊中控室,墙上挂着一本集装箱装卸桥司机操作手册,这是许振超为了提高队内年轻司机的业务水平,把自己和其他优秀司机的经验编写成册,册子除了包括正常的桥吊操作规程外,从大风、雨、雪天气时作业注意事项到故障应急方案一应俱全,是青岛港第一本桥吊作业手册,现在每台桥吊中控室都摆有这本手册。

许振超给徒弟刘洋看在北京时用手机拍的照片。摄影/谢素芳

目前这个集装箱公司使用的质量管理体系也是许振超一手起草的,内容包括设备管理、安全管理、工属具管理等各个方面,在制定每一项制度时,都是经过反复讨论,征求工友的意见,颇具实效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说实话,当时不太愿意当队长,我更想一心钻研技术。做队长很操心,上有生产任务压着,下要调动大家的干劲,用了接近十年的时间,大家慢慢接受了我,形成了这么个氛围。”许振超说。

这些建章立制的经验还为许振超以后的职务做了铺垫。2008 年,许振超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同时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立法工作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主要职责之一,每年都要制定、修改许多法律。“我常年在码头一线工作,对法律不是很了解。但因为我做过这些管理工作,制定过一些管理制度、技术标准,也算是从事过企业管理立法,所以还不算很陌生。”许振超笑呵呵地说。

许振超非常珍惜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机会,从未缺席过会议,每次开会都提前准备,积极发言,尤其是有关基层群体、弱势群体的议题。“我是工人代表,就是要为劳动者说话,‘代表’让我的人生更精彩。”2013 年,他又当选为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今年2 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安全生产法修正案草案,这也是安全生产法自2002 年制定以来的第一次修改。集装箱桥吊是属于典型的特种设备,可以说许振超长期在与安全事故作斗争,“晚上睡觉听到电话铃响就紧张,担心出事”,因此对这部法律的修正案草案,许振超看得尤为仔细,结合自己的实践逐条逐款研究。

“我十分支持修改安全生产法。发生安全事故无非就是两方面原因:一是人的不安全行为;二是物的不安全状态。物的不安全状态都是人设置的,所以管好安全生产重点依然是用法律规范约束人的不安全行为。”许振超说。

当看到修改草案规定“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管理人员的职责之一,是制止和纠正违章指挥、强令冒险、违反操作规程的行为”时,曾在青岛港集装箱公司安全保卫部、安全质量部工作过的许振超表示不赞同,“我认为起草人员没有搞清企业内部的从属关系,在安全生产方面,至少现阶段都是上级监督下级,下级服从上级,所以这一条根本行不通,无法执行。建议把这项内容单独列出来,作为对企业负责人的责任追究条款。”他说,现在一线工人,就担心领导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修法必须切合实际,搞好安全生产,关键在于企业负责人。”

“一些工友和网友也通过网络跟我提出有关修改安全生产法的建议,我把大家的建议都记下了,在下一次审议时带到会上去,力争和其他委员们一起将这部法律修正得符合当下及今后一段时期安全生产的需要,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保护工人的权益。”许振超说。

目前安全生产法修正案草案还处于审议阶段,许振超等委员的建议将作为进一步修改完善的重要参考依据。

“做人”就是按规矩做事

2005 年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后,许振超的名气从青岛传遍了全国,从港务领域传到了各行各业。而后,他成为全国科技协会常委、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总工会副主席,这些身份和职务并没有改变他。

许振超出生于工人家庭,是家里的兄长,有4 个弟弟妹妹,兄妹5 个原本都是普通工人。许振超在青岛港攻坚克难,佳绩嘉奖不断时,弟弟妹妹们却因企业效益差,接连下岗,只能打零工“刨食”,他时常要用自己的工资贴补他们。有亲戚希望许振超利用身份为弟弟妹妹谋份工作,被他厉声拒绝。“选你当人大代表,给你职务,就要有规矩,别人可以去碰这个规矩,我不能碰,我就是这个观念。”许振超说起此事依然一脸严肃,态度坚决。

除去这类事,许振超总是像火一般的热情,有求必应,想他人所想。当队长的许振超给自己定了“三个必去”:队里的伙计们结婚必去,职工的家属生孩子必去,队里的职工父母生病必去。身为家长的许振超对年轻人有一种本能的呵护:春节冒雪长途驱车去看望队员家庭,只为让他们放心将孩子交给港区;会因为一位队员没按时吃饭而着急;遇到险情,拦住为独生子的工友,抢先上阵。

“做事先做人”是许振超的人生信条,“我理解的‘人’就是说人话、干人事、走人道。就是当好人、做好事,做到不损人利己,说话算话,干什么事情都守规矩。其实很容易做到。”

许振超是第一批全国道德模范,虽然他谦虚地表示自己的所为比起其他道德模范不足为道,但非常赞同宣传好人好事,树立道德楷模,“‘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中华传统美德是非常优秀的,现在由于教育的缺失等原因,让追逐名利、追逐金钱的意识占据了人们的头脑,给整个社会风气带来很坏影响。以至于,老人跌倒要不要扶都成为讨论的问题,不是毋庸置疑应该扶吗?”许振超深深叹了口气,说,目前道德滑坡、年轻人心浮气躁的现象亟待改变,迫切需要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过国家层面的政策导向、制度保障,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是他在今年人代会上强烈呼吁的内容之一。

“他心中有把尺,凡事都是按照尺度做。”许振超的妻子如此形容他。

“为祖国健康工作50 年”圆清华梦

在北京参加人代会这些天,许振超一有空闲就拿出手机,盯着看一阵子。一次采访结束后,他主动把手机递到记者前,“看,这是我的大胖外孙,女儿刚刚发过来的照片。”原来他是想念6 个月大的外孙了。他一边一张张往前翻手机相册,一边向记者介绍什么时候拍的,当时什么场景,弥漫着喜悦和爱念。

在许多人眼中,许振超是累不倒的产业工人,是爱钻研好学习的技师,是乐善好施的道德模范,在家人心中,许振超只是负责任、有温度的好丈夫、好爸爸。

“他好像一直都非常忙,但是从来不会忘记这个家。”说起许振超,妻子除了心疼就是幸福。妻子与许振超一样姓许,比他小两岁,两人在同一个院子里长大,青梅竹马,感情早已根深蒂固。在妻子许大姐眼里,许振超永远是有着过人本事的老大——许振超在家排行老大,许大姐一直以老大相称,“老大从小安静,不爱说话,就爱看书,有时间就看书,学习好,懂的东西很多。记得在上初中时,他用两根碳棒和一些材料做出一个收音机,能收到广播,我们都特别崇拜。”

许大姐几年前退休了,64 岁的许振超仍然没有停下来,还经常不在青岛,女儿出嫁后,他怕退休在家的老伴孤单,特意从网上为许大姐购买了舞蹈扇、跳舞鞋、小音箱,让她和社区里的姐妹们一起跳舞。“我现在老年大学学跳舞,学回来之后在小区的广场教姐妹们跳,大家都非常高兴。”许大姐性格豪爽,心态豁达,对丈夫毫无怨言。

许振超对女儿的爱,含蓄而厚重,“他总是早出晚归,与女儿难以见面,父女俩很长时间就用纸条交流。女儿每天写完作业,把作业本放在客厅桌子上,用纸条写上想对爸爸说的话,他晚上下班回到家,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检查女儿的作业,用纸条教女儿怎么学习、怎么做人。”女儿后来以优秀的成绩考入大学,毕业后又因工作表现好获得升职,许振超和妻子深感欣慰。

为把经验传授给后辈,许振超亲手编写桥吊操作和维修技术的教材。摄影/谢素芳

80 多岁的父亲和母亲都身体健朗,女儿工作很努力,现在又有了外孙,人生还求什么?我很满足。”家庭和美离不开许振超的维护,同时也成为他继续为社会发光发热的坚强基石。现在的许振超还是很忙,会议、讲座、活动,每一项都认真对待,毫不含糊,“从1968年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46 年了,我的梦想是为共和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能实现这个目标,就行了!”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是1957 年时任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为清华学子提出的口号。清华大学曾经是许振超的高考梦,这个梦想被文革击碎,“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精神使命却一直照亮他前进的路。就如青岛港集团新闻中心主任薛北纬说的,“许队任何时候都是充满希望的,老是有火种在眼中燃烧。”

时光荏苒,许振超则永葆本色。谈起时间,他指着孙子的照片,以惯用的幽默句式感叹,“前段时间习总书记说时间去哪了?我也在想,我60 多岁了,也没想起花钱,都老了。” 文/本刊记者 谢素芳)

后记

记者采访结束的第二天,许振超要去青岛黄海学院为师生们传达“两会”精神。自从当上全国人大代表,每年参加完全国人代会,向工友、学生介绍人代会概况、会议精神、热点焦点问题,已成为许振超的必行安排。只是,他又要为准备汇报稿熬夜了。

责任编辑: 张学文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