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人大工作 > 代表活动

上海市人大代表与青年读者谈环保:结婚可放"电子炮"

浏览字号: 来源: 青年报 2016年1月19日 09:45:19

WDCM上传图片

1月18日,厉明代表在接听“两会热线”,仔细记录读者建言。

  “您放心,我已将您的好建议详细记录下来,将您的建议梳理后带到即将召开的上海两会。”1月18日,是青年报“两会热线”的第一天,中午11点30分,市人大代表、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主任厉明提前半个多小时抵达了青年报社,就环境保护话题与市民开展互动。

  从12点15分起至13点15分一个小时的接线过程中,热线电话十分火爆,厉明代表几乎没有停歇过,对每位接通的市民给予极为耐心的解答。“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有的市民来电给了我启发,我打算拿到今年两会上去讨论讨论。”

  邻居违禁举报还是不举报?

  市人大代表做客“两会热线”吸引了许多市民的关注。昨天一早,就有市民表示要请厉明代表听电话,在耐心向其作出解释要到12点15分热线才开通,并表示工作人员会回拨电话后,对方才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终于打通了。”市民安先生一开口就长舒了一口气感叹自己“幸运”,之前占线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安先生对1月1日刚实施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简称“条例”)表示了关注。根据“条例”,违者处以100元至500元不等。但安先生表示,“有的人‘花’几百块放一次鞭炮,也不会觉得贵。”他透露,近日来,小区就有两三起结婚放爆竹的情况。“有时候,周末难得睡个懒觉,一大早就被吵醒了。这样的禁放烟花爆竹处罚会不会有点小?”

  对此,厉明代表表示,从立法角度看,地方人大设立法规,不能与上位法冲突,而我国行政处罚法,对于处罚的金额定得不高。“我觉得处罚不是‘条例’的最终目的,考虑到地区差异,在部分农村区域,500元罚款已不低。同时,一味地提高处罚数额,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无独有偶,市民秦女士也遇到类似的烦心事。她致电反映,“最近一个月,我们小区就有2起结婚放爆竹的情况。其中一个还是邻居。碍于情面,我又不好意思去举报他。感觉这个规定在现实操作中,还是很难执行的。”

  “不可否认,燃放烟花爆竹是危及他人生命安全的事,易引发火灾等事故,对城市空气也会造成很大影响。”对于他们的困惑,厉明建议,首先,条例执行中还是以劝导为主,让涉事人员树立起环境保护意识。市民若发现劝导无效,可以向居委会、物业公司反映情况,或者拨打12345或者110电话举报,小区探头取证基本不成问题,共同杜绝不良行为。

  除了烟花爆竹,机动车对pm2.5污染贡献度也比较大。打算购新能源车的凌女士打来电话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上海目前在推广新能源汽车,请问使用新能源车对控制雾霾有作用吗?未来发展前景如何?雾霾污染源到底有哪些?”

  厉明代表介绍,新能源汽车推广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充电桩的配套。随着社会对环保的关注,发展推广新能源车是大势所趋。从环保部门污染源监测数据看,笼统意义上的“雾霾”由多种因素造成,例如,工业排放、工地扬尘、汽车尾气排放、飞机、油轮污染,甚至烧烤摊、市民烧饭烧菜对油烟也有有限的贡献。“还是那句老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治理雾霾需要齐心协力,我们当从减少自身污染做起。”

  提倡市民购买“电子炮”

  “我今年二十多,最近就要结婚了。为配合‘条例’的实施,听说部分小区已经出租‘电子烟花爆竹’了,请问,将来还有哪些方式为我们解决类似的问题呢?”90后白领陈小姐打来热线电话。

  对此,厉明代表深有感触,“不少市民在关注这个问题,目前,条例虽有不够完善之处,但至少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公平,建议大家按照条例执行。”厉明表示,之所以支持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立法,一方面出于安全考虑,第二基于环境污染问题的考量。实际上,部分社区已尝试应用“电子烟花爆竹”,这是值得提倡的。“如果在技术层面,相关公司能开发无污染的烟花爆竹替代物,既能感受到它的光电、声音,又能营造出喜庆氛围的‘烟花爆竹’,那么,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前提就不存在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考虑修改法律的相关建议了。”末了,陈女士对立法也表示了理解,代表现场也为其捎去了新婚祝福。

  不仅是空气污染,市民周女士则对全面铺开的环境整治专项活动予以了关注,“我居住在浦东新区,去年合庆镇污染问题经过媒体曝光,得到了很多领导高度重视,河道污染等整治效果很好。实际上,除了合庆镇,对于其他河道环境整治,怎样才能让相关部门主动有所作为?”

  对此,厉明代表指出,“环境整治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政府部门上上下下务必进一步提高认识,打好‘持久战’,要并让广大群众树立起良好的社会文明卫生新风尚。当然,作为人大代表,我们也会继续不遗余力地推动环保工作的进行。”

  关注教室是否安装净化器

  活动现场,市民郭女士打来了电话反映,“秋冬季节,班级里呼吸道疾病情况挺严重的。作为学生家长,我对学校环境比较关注。听说有的教室已启用了空气净化器,有的教室安装了却没使用,请问学校安装净化器存在哪些问题吗?”

  对此课题有较高兴趣的厉明代表表示,据了解,不少家长支持安装空气净化器,在教室这样的密闭环境中,家长为了孩子身体健康,甚至表示愿“凑份子”安装设备。部分学校家长们已通过众筹方式给孩子班级配备了空气净化器。但作为监管部门,要从制度层面进行系统的设计,首先,启用净化器的条件要明确,例如,是否安装空气净化器要根据污染程度来定。在一些极端的雾霾天里,开启设备需要一定的量化指数;第二,安装经费问题要解决。是由家长分摊出钱,还是作为教育部门一项经费投入?这都得考虑;第三,安装的对象要确定。是个别教室安装,还是不区分高、低年级均要安装?如果是大面积安装,则要考虑安装中央设备。若只安装个别教室,那么净化效果又该如何考量?以上这些问题都有待研究。郭女士的遭遇和困惑深得厉明的共鸣,他对郭女士说,“您放心,我已将您的问题详细记录下来,在即将召开的两会上转告相关部门。”

  对于许多读者的热情和热心建议,厉明代表坦言,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感谢报社的热线平台,让他听到一线的民声,关于教室净化器、新能源汽车、环保志愿者等问题,他愿意将之带入“两会”会场,希望通过立法的形式,引起公众对环境保护的重视。(作者:施培琦)

责任编辑: 李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