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度保障让基层人大代表充分发挥主体作用

举举手开开会早已成过去时

浏览字号: 来源: 法制日报 2017年6月27日 08:22:00

    □ 法制日报记者  蒲晓磊

    到今年为止,来自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青云镇的黄有昌已担任了7年乡镇人大主席。

    “当自己以亲历者的眼光和视角来回顾这些年的工作经历时,我感到,做好乡镇人大工作,使‘小机关’发挥‘大能量’,关键是要把发挥代表主体作用作为增强人大工作动力和活力的主导力量。”黄有昌这样看待从事了多年的乡镇人大工作。

    同样是阐述代表主体作用的重要性,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晓勇则采用了“让数字说话”的方式。

    全区各级人大代表联系贫困户1340户,帮办实事1800多件,协调衔接项目168个,落实资金1.02亿元——杨晓勇用几个数字,作为自己“突出主体地位,推进代表活动经常化”这一论点的支撑。

    ……

    在6月19日至20日举办的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经验交流会上,一些省级人大常委会及县乡人大负责人指出,必须发挥好代表主体作用,从而更加密切联系群众,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打破代表联系群众“玻璃墙”

    “代表代表,散会就了。”黄有昌回忆,这曾经是群众对乡镇人大代表的印象。

    随着履职平台的搭建,这样的情况有了根本性转变。

    青云镇在建立“代表联络站”的同时,还将57名乡镇人大代表分为6个代表活动小组,这些小组会轮流到“联络站”这个“家”中,与选民面对面交流。

    黄有昌欣喜地看到,这种方式打破了代表联系群众的“玻璃墙”,使代表听得见群众的声音,群众看得见代表的身影。

    随着履职平台建设的推进,群众反映的众多问题都在制度保障下得到了解决,感受到变化的人们,又编了一个新的顺口溜——“代表代表,权力不小,依法履职,各方叫好。”

    对于履职平台带来的改变,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姚引良深有感触。

    “以汉中为例,汉中各级人大共建立代表之家478个,去年共开展各类代表活动1060余次,全市各级代表参加各类活动约2.1万人次。”姚引良在发言中列出几个数字。

    姚引良介绍,除了汉中,西安、宝鸡、咸阳、商洛等地也都普遍建立了“有牌子、有场所、有制度、有资料、有名册、有记录”的规范化代表活动室,保障了代表日常活动。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房俐在介绍经验时指出,各级人大因地制宜创建代表基地、活动室、工作站、联络站和代表之家,街道社区和乡镇村屯成为人大代表发挥作用的重要舞台。

    “通过搭建基层代表活动新平台,各级代表做到了和选民沟通‘面对面’,解决问题‘实打实’,实现了代表联系选民制度化、代表活动经常化、代表工作规范化。”房俐说。

    让代表在闭会期间“有事干”

    乡镇人大没有常设机构,要发挥好职能作用,只靠每年人大会议的一两天远远不够。组织好闭会期间的代表活动,让人大代表“有事可干”,就显得十分重要。

    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交流会上,各地都拿出了自己多年的成功经验来分享。巧合的是,其中有两个省的基层试点经验都持续了10年左右,且都引起了“听众”不小的关注。

    早在10年前,重庆市南川区水江镇就开始了“季会制”的探索,重点解决乡镇人大工作存在的认识问题、如何开好乡镇人大年中人大会议问题、乡镇人大主席团工作常态化等问题。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定宇介绍,重庆已有近三分之一的区县坚持年中加开1次人大会议,听取和审议“一府两院”专项工作报告,已有300多个乡镇实行每年开两次人大会议,31个乡镇实行“季会制”。

    另一个经验是浙江省宁海县的“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

    2008年,宁海县以民生实事项目为切入点,在力洋、大佳何两镇先行试点开展了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工作,对民生实事项目探索采用群众提、代表定、政府办、人大评的办法。2009年推广到全县所有乡镇,2012年从乡镇扩展到县级层面。

    经过10年实践,宁海县的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工作已形成了公众广泛参与意见征集、人大代表票决立项、政府严格组织实施、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合力监督助推的运作模式,成为浙江省人大工作的一张“金名片”。

    “下沉一级”做好县乡代表培训

    “老实说,乡镇人大代表来自田间地头,可能是村里的邻居张婶、隔壁李叔,虽然在群众中有威信、与群众联系紧密,但在履职能力上可能会有不足和欠缺。”黄有昌介绍,提升代表履职能力,是乡镇人大想得最多、干得最勤的工作。

    对于这些来参加经验交流会的人大工作人员而言,如何提升代表履职能力,是他们最想了解的内容之一。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傅德辉认为,人大代表是人大工作的主体,也是人大工作力量和创新的源泉,因此,有必要把加强对人大代表的初任培训、履职培训和专题培训,作为提高县乡人大代表履职能力的重要保证。

    “省人大常委会把对县乡人大负责人的培训纳入议事日程,计划用两年时间把县级人大常委会主任和乡镇人大主席全部轮训一遍,同时要求市县人大常委会既要做好本级代表的培训,还要下沉一级,积极做好县乡人大代表的培训工作。换届以来,全省已完成所有县乡代表的初任培训,培训的方法和效果也有创新。”傅德辉介绍。

    同样对乡镇人大主席进行培训的还有吉林省。

    “在培训方式上,我们一方面把人请上来参加培训,一方面走下去上门提供辅导和咨询,编印《人大代表履职必读》。”房俐说。

    “今年上半年,我们组织了县级人大常委会主任参加全国人大培训。下半年,我们还将分两期对乡镇人大主席进行培训,实现610个乡镇全覆盖。”房俐介绍。

    记者了解到,针对一些乡镇人大职责错位、工作偏移的问题,各地的实施意见和相关地方性法规,普遍对乡镇人大主席团和主席、副主席的职责作出了明确规范,提出了具体要求。

    接受选民评议避免“举手代表”

    人大代表的形象和作风,直接关系到国家权力机关的形象,关系到人民群众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信心。对于“选代表时很积极,当选后不见人影”的问题,各地都建立了考评机制。

    通过建立代表履职档案和组织代表向选民述职,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青云镇进一步加强了对代表履职的管理和考评。

    甘肃平凉崆峒区建立了代表述职评议、履职登记、届中退出等机制,坚持每年组织20%的区、乡人大代表向原选区选民述职,接受选民评议监督,较好地解决了“举手代表”“听会代表”的问题。

    福建省在县乡人大普遍建立代表述职制度,依托各代表小组向原选区选民报告履职情况。例如,南靖县以乡镇人大为单位,组织市人大代表向县人大代表述职、县人大代表向原选区的选民或选民代表述职,有效提升了代表履职的积极性和实效。

    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严道镇连续3年开展代表向选民述职活动,现场接受提问和评议,个别履职工作不实、作用发挥不好的代表当场就“红了脸”。今年以来,该镇人大代表各项活动实现“零请假”“零缺席”。

    履职监督工作的不断深入,为代表吹响了积极履职的“集结号”,念起了消极履职的“紧箍咒”。

责任编辑: 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