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央文件推动基层民主政治建设

县乡人大工作从“三难”到“三变”

浏览字号: 来源: 法制日报 2017年6月27日 08:18:22

    编者按

    6月19日至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北京举办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经验交流会,总结两年来贯彻落实《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的若干意见》取得的成绩,交流经验,改进工作,把党中央决策部署进一步落细落实,推动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再上新台阶。

    在经验交流会上,部分省级人大常委会及县乡人大负责人作了交流发言。《法制日报》记者全程记录了会议代表的真知灼见,并形成此组稿件,敬请关注。

    □ 法制日报记者  蒲晓磊  文/图

    郡县治,天下安。

    基层人大的工作状况和工作作风,直接关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大工作的整体功效,也直接影响人民群众对我国根本政治制度以及党和国家的信心。

    在近日召开的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经验交流会上,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的人大工作人员在发言中,都提到了一个词——若干意见。

    2015年6月,中共中央转发了《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的若干意见》。这是新形势下党中央加强人大工作特别是县乡人大工作、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的重要举措。

    两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文件精神,及时修改地方组织法、选举法、代表法,加强了对地方人大的工作指导;地方各级党委、人大高度重视,积极落实文件精神。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呈现出从“三难”到“三变”的新局面,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焕发出蓬勃生机。

    从定位模糊向工作有底气转变

    到今年,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严道镇人大主席秦年海已在基层人大工作了12年。

    自2005年起,秦年海先后在两个乡镇担任党委书记兼人大主席,2015年10月专职从事人大主席工作。在这10多年的时间里,秦年海经历了太多乡镇人大工作的艰难与困惑,也因此更能真切感受到若干意见下发以来,乡镇人大工作蓬勃向上的势头。

    秦年海坦言,过去,基层一些同志对乡镇人大的地位和性质存在认识误区,人大主席很多都被安排直接负责政府职责范围内的具体工作,人大工作经常“撂荒”,人大干部处于“配角”地位。

    这种“难”,随着中央文件的下发,得到了顺利解决。

    秦年海介绍,若干意见下发后,四川省市县各级党委用心谋划、系统推进乡镇人大工作和建设,严道镇加强对文件精神的传达学习和贯彻落实,并连续两年接受市委县委专项督察,大家对乡镇人大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不断深化,党委关注人大工作、支持人大建设,相关工作被县委纳入乡镇综合目标考核重要内容,建立了镇党委书记直接联系人大工作制度。

    “在工作分工中,我作为人大主席被明确专职必须专干,人大会议经费、工作经费、代表活动经费也都足额列入预算。这些举措使我们聚焦人大主业开展好工作的信心大增,底气更足、干劲更大。”秦年海说。

    定位模糊的“难”,自此完成了向人大工作有底气的“变”。

    从职能虚化到行权有章法转变

    “过去的法律法规对乡镇人大职权的规定较为笼统和原则,对乡镇人大工作究竟怎么开展,许多同志心中无数。”秦年海仍然记得多年前的困惑。

    若干意见下发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修改了地方组织法、选举法、代表法,重点对县乡人大组织制度和工作制度、代表选举和代表工作等方面的相关规定集中作出修改。大多数地方修改了选举法实施细则、代表法实施办法等,半数以上地方制定或修改了有关乡镇人大或乡镇人大主席团的工作条例,一些地方还制定了乡镇人大主席团工作规定、街道人大工作委员会工作规定等。

    这些举措为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提供了法律法规依据和保障。

    “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地方组织法、选举法、代表法后,我省及时制定了乡镇人大主席团工作规定、街道人大工作委员会工作规定,修改了我省实施代表法办法、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实施细则,依法保障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叶双瑜介绍。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晓勇介绍,崆峒区紧扣依法行权,推进履职行为规范化:

    一方面,制定和修订完善了专题询问办法、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办法、“一府两院”专项工作报告满意度测评暂行办法等12项制度规定,规范了常委会工作运行机制和议事决策程序。另一方面,制定了《乡镇(街道)人大工作指南》和年度工作指导意见,实现了乡镇(街道)人大工作有目标、履职有标准、监督有依据、操作有规范。

    ……

    以往履职虚化的“难”,完成了向履职行权有章法的“变”。

    从代表缺位到履职有平台转变

    “人大代表就是要密切联系群众,否则为民代言就是一句空话。但在平时,群众务农打工难得见到代表,代表也没有公共场所接待群众,代表和群众之间隔着一层‘玻璃墙’。”在若干意见下发之前,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青云镇人大主席黄有昌,没少为这一难题烦恼。

    在经验交流会上,曾经有过这样烦恼的不止黄有昌一个。

    秦年海回忆,过去很多代表不知道怎么履职,认为当代表就是开会、举手、鼓掌,“缺位”现象较为突出,主席团和人大主席组织代表活动也缺乏有效手段。

    若干意见下发后,各地全面推进代表履职平台建设,代表缺位的情况开始改变。

    就在不久前,有群众向青云镇的人大代表反映,镇里的祠堂湾村有座危桥,严重影响村民的生产生活。接访的企业家代表主动捐资兴建了新桥,解决了179名村民出行难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各地普遍设立了“代表之家”“代表联络室”“代表工作站”等代表联络机构,实现了闭会期间代表活动有组织、有制度、有经费;一些地方还探索设立“网上人大代表之家”等网络平台,公开代表信息,线上线下互动,实现了代表联系群众“全天候”。

    与此同时,各地还普遍开展了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代表活动。比如,组织人大代表进社区、进乡村,开展法治宣传、走访接访、调解纠纷等工作;甘肃、贵州、辽宁等地通过“万名代表小康行”“人大代表在行动”等主题活动,组织代表投身脱贫攻坚、环境治理等民生重点领域,人大的主要民主渠道作用得到进一步发挥。

    通过建设代表履职平台和开展主题鲜明、务实有效的代表活动,长期困扰基层人大工作的代表缺位的“难”,完成了向履职有平台、代表活动多的“变”。

责任编辑: 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