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议发言

沈春耀:建议加大对危险物品肇事罪的处罚力度

浏览字号: 来源: 中国人大网 2015年8月29日

    中国人大网讯 8月25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分组审议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沈春耀审议时指出,刑法修正案(九)草案这次是三次审议稿,应该说这一稿修改得非常好,也很成熟,赞成本次会议提请表决通过,也赞成乔晓阳主任委员的审议结果报告和刚才马主任的补充说明。三次审议稿很好地回应了委员和人大代表、社会各界当前在刑法有关制度上的一些重要关切,这一点非常好。取消第360条第2款,增加规定一些重要制度,包括袭警罪,增加规定终身监禁,增加和完善很多方面的内容等等,这些都是很多代表、委员近年来一直关注的。

    沈春耀委员提出以下几点意见:

    第一,建议加大对危险物品肇事罪的处罚力度。危险物品肇事罪在现行刑法第136条中规定,在我们目前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中并没有涉及到。第136条规定“违反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的管理规定,在生产、储存、运输、使用中发生重大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8月12日天津港发生了特别令人心痛的重大事故,党中央、国务院用的是“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损失极其惨烈,后果极为严重,教训也是极为深刻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火灾爆炸事故,在此之前也不少,这次天津港的火灾爆炸事故创下了前所未有的“黑色”记录,令人十分心痛的记录。刑法第136条是怎么来的?我们现在用的刑法是在1997年全面修订过的,1997年修订以来,刑法的九个修正案和一个修改决定都没涉及到第136条,也就是说第136条18年来一直没动。再看1997年之前,1979年就是这样规定的,一个字没动。我们很不希望运用这一条来惩治什么人,但是现实摆在这里,像天津这样的案件,最高判三到七年,这样追责恐怕向牺牲者、受害人亲属、向国人、向全社会都说不过去,太轻了。所以,我建议加大处罚的力度,至少七年要往上提一些,三年以下是一档,三到七年能不能改成三到十年。或者重新设计刑罚,第一档五年以下,第二档五到十年,可能还有其他方案。不管怎么说,最高三到七年的处罚有些低了。与此相关的,对负有监管职责的人也要依法追责。现行刑法第408条之后曾经加过一个条款,这一章是关于渎职犯罪的。当年发生三聚氰胺事故以后,食品安全问题凸显,食品安全监管责任滞后。当时,针对负有食品安全监管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导致发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第一档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档是处五到十年有期徒刑。现在安全生产方面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社会普遍关注的安评、环评、规划等,有关监管部门的职责不可或缺,在这次事故调查当中都会涉及,也会依法处理的。所以,第136和第408条能不能抓紧同有关部门研究一下,作出必要完善,加大处罚的力度,也会对后人、他人产生较好的警示意义。这次刑法修正案的修改涉及贪污贿赂犯罪的重要制度,现在增加了终身监禁的措施等。我看了一下,这里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第二个意见,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46条,修改的是刑法第390条后增加一条作为390条之一,在文件第48页,增加了关于为谋取不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或者向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其近亲属以及其他利害关系人行贿的规定。就是有一个向近亲属或者关系密切的人行贿的问题,补充这么一个规定,这个非常好,我赞成。第46条现在是两款,第二款规定的是“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也就是单位也是可能成为这一条罪的犯罪主体的,建议在单位犯罪之后补充一个内容,即“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389条、第390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单位行贿,如果完全不进个人腰包、个人不得好处的,那就按前面的规定;如果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就依照刑法另外的条款,第389条和第390条都是关于个人受贿的,按照那个规定处理的要重得多。因为,同样一个规定,在这次修改刑法的第49条有明确的规定,单位行贿,个人得好处的,修正案草案第49条中有类似的规定,向利害关系人、向关系密切的人、向近亲属,中纪委叫“特定关系人”,向这些人行贿都有一个单位行贿所带来的类似问题。

    第三,文字表述意见,也是在贪污贿赂犯罪方面,现在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三次审议稿第44条,修改了刑法第383条,关于贪污犯罪的,在这里规定了终身监禁,不得减刑,不得假释,我觉得非常好,都赞成。但是这一条第(三)项中有一个表述,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是很重要的条款。这里有一个“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如果光这一处也没关系,但是紧接着第45条的修改,两处都提到“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或者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贪污和贿赂犯罪是捆绑适用的,前面第383条的这三档,包括死刑这一档跟后面受贿是连为一体的,如果刑法别的地方有不同表述,这里用国家和人民利益,那里用国家利益,还马马虎虎可以说得过去,这里两个条款应该一致起来,要么就用“国家和人民利益”,要么就用“国家利益”。否则在认定情节的时候就节外生枝了,还多了一个“利益”,这个利益怎么认定啊,容易扯出别的事情来。“国家和人民利益”和两处“国家利益”,这三处要在表述上一致起来。

责任编辑: 沈娟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