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表决通过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自2023年9月1日起施行

守护好青藏高原的生灵草木、万水千山

来源: 人民日报  浏览字号: 2023年05月25日 08:21:45

西藏昌都芒康滇金丝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管护员们正在巡逻。李林 摄

兰州大学和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等组成的科研团队在青藏高原东北部白石崖溶洞遗址进行土壤沉积物样品取样。科研团队供图

四川阿坝,当地民警正在查看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野生动物画面。张磊 摄

青海玉树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藏羚羊。钟敏 摄

青藏高原自然风光。杨菲 摄

作为“世界屋脊”“亚洲水塔”,青藏高原不仅是旅游胜地,更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生态保护地位特殊,立法意义重大。

2023年4月26日,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自2023年9月1日起施行。

“制定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是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加强生态风险防控的客观要求,是解决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特殊问题、回应青藏高原人民群众新期待的现实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这部法律对青藏高原生态保护起着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作用,对加强青藏高原生态保护、建设国家生态文明高地、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具有重要意义,为守护好青藏高原的生灵草木、万水千山提供了法治保障。

加强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

林木葱茏、河水潺潺、岩羊成群,这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们巡护中常见的景观。

“青藏高原独特的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形成了大量的高原特有物种,是地球生物十分宝贵的基因库。如今,在青藏高原见到各类珍贵野生动物,不再是一件新鲜事。近年来,野牦牛、藏羚羊、黑颈鹤等自然种群数量明显恢复和增长。”全国人大代表、西藏大学生态环境学院教授拉琼从事青藏高原生物生态研究工作30余年,拉琼表示,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具有对全球变化敏感、抗外部干扰能力弱、退化生态系统的自然恢复慢等特征,其生态系统质量与功能状况直接影响到我国的生态安全、生物多样性等。

青海湖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青海湖裸鲤是其特有野生动物物种。环湖40余条河流及众多泉水形成大面积的高原湿地,成为候鸟迁徙停留和生息繁衍的天堂。

在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通过颁布之际,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一批青藏高原生态保护典型案例,其中一个案例与青海湖有关。

2021年8月,唐某等三人前往青海湖环湖东路羊场附近,使用橡皮艇、船尾机、渔网、水裤等工具捕捞青海湖裸鲤。次日凌晨,唐某驾驶载鱼车辆返回时侧翻,被执法民警查获。后来,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检察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对唐某等三人提起公诉,同时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唐某等有期徒刑十个月至拘役六个月不等,没收犯罪工具,同时判决其共同承担生态修复费用,并组织增殖放流,及时修复受损生态环境。

“即将施行的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侵权人承担修复责任、赔偿损失和相关费用作出规定。”办案法官表示,今后这类案件的办理将更加有法可依,有利于司法机关更好地贯彻落实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充分发挥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保护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

多条大江大河发源于青藏高原,这里还有大量珍稀野生动物栖息聚集。从雪山到草原、从森林到湖泊,在这片雪域高原上,生物多样性保护历来备受重视。

袁杰介绍,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规定国家加强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防止对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同时明确在珍贵濒危或者特有野生动植物天然集中分布区和重要栖息地等区域依法设立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等自然保护地,并要求开展野生动植物物种调查,加强野生动物重要栖息地、迁徙洄游通道和野生植物原生境保护,对青藏高原珍贵濒危或者特有野生动植物物种实行重点保护,完善相关名录制度等。

“这部法律还对健全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体系、加强生物多样性领域的重大科技问题研究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珍贵濒危或者特有野生动植物物种救护和迁地保护等作出规定。”拉琼说。

针对雪山冰川冻土等提出特殊性保护要求

青藏高原素有“地球第三极”之称,广泛发育着雪山冰川冻土。从飞机上俯瞰,连绵起伏的群山被白雪覆盖,十分壮观。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聚焦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的主要矛盾、特殊问题、突出特点,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同时针对青藏高原特定的、突出的问题制定有针对性的措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介绍,雪山冰川、高原冻土是青藏高原重要生态系统,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突出雪山冰川冻土等的特殊性保护要求并作出规定。

“雪山冰川冻土等具有调节气候、维护生态平衡的功能。青藏高原雪山冰川冻土生态系统敏感脆弱,部分地区还存在不合理的人类开发活动,伴随全球气候变化的加剧,青藏高原受损生态系统的恢复难度仍然较大。由此,突出雪山冰川冻土等的特殊性保护具有现实必要性。”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教授陈海嵩说。

建立健全青藏高原雪山冰川冻土保护制度;将大型冰帽冰川、小规模冰川群等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对重要雪山冰川实施封禁保护,严格控制人为扰动;划定冻土区保护范围,加强对多年冻土区和中深季节冻土区的保护;严格控制多年冻土区资源开发,严格审批多年冻土区城镇规划和交通、管线、输变电等重大工程项目……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对雪山冰川冻土保护作了一系列针对性规定。

雪山冰川冻土变化对地表的水文、地气之间的碳交换、寒区生态系统、高寒植被和地表景观等都会产生重要影响。这部法律将“生态风险防控”作为专章,明确国家加强对气候变化及其综合影响的监测,建立气候变化对雪山冰川冻土等影响的预测体系,完善生态风险报告和预警机制,同时,开展雪山冰川冻土消融退化对区域生态系统影响的监测与风险评估。

“这些措施有利于加强自然生态系统乃至经济社会系统的风险识别与管理,以采取切实有效的调整适应行动,有效应对并降低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用法治方式保障青藏高原生态安全。”陈海嵩说。

强化旅游、山地户外运动中的生态环境保护

今年“五一”假期,正值第二十届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在拉萨举行,包括登山、滑雪、徒步、自行车等各类山地运动,吸引了全国山地户外运动爱好者参加。

本届登山大会举行了山地户外活动环境保护承诺签字活动,引导大家做生态环境保护的实践者、宣传者。参与者通过随身携带、集中打包的方式处置自己在登山活动中产生的垃圾。

青藏高原旅游和山地户外运动造成的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日益受到关注,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从多个角度对此作出规定。

袁杰表示,法律规定了组织或者参加青藏高原旅游、山地户外运动等活动,应当遵守安全规定和文明行为规范,符合区域生态旅游、山地户外运动等管控和规范要求;禁止破坏自然景观和草原植被、猎捕和采集野生动植物,并对随意倾倒、抛撒生活垃圾行为明确了相应的罚则。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对旅游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区分个人和单位设定处罚,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陈海嵩说,破坏自然景观和草原植被或者猎捕、采集国家、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的,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从重处罚。(亓玉昆)

编 辑: 夏红真
责 编: 于 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