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安徽人大:让“立法直通车”直抵民心 满载民意

文/通讯员 程丽 《中国人大》全媒体记者 王萍

来源: 中国人大网  浏览字号: 2022年11月09日 18:02:13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应有之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对“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作出全面部署,提出明确要求。

基层立法联系点一头连着立法机关,一头连着基层群众,是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生动缩影和鲜活载体。2016年9月5日,安徽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105次主任会议通过《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规定》,标志着基层立法联系点“安徽探索”正式迈步。

“为使广大基层群众能反映出他们的立法诉求,我们在界定基层立法联系点范围时,力求兼顾不同地域、行业和领域,包括县级人大常委会、政府部门、法院、检察院、乡镇、街道(社区)、律师事务所、高校法学院、企业、协会等,最大限度体现出代表性和多样性。”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同志介绍。

同时,该规定也对基层立法联系点的主要工作任务进行明确,主要包括组织征求对立法规划草案、年度立法计划草案、法规草案的意见,参与立法调研和课题研究,反映基层组织、群众提出的立法建议,协助开展立法调研评估等方面,基本保证基层立法联系点能全方位参与立法活动。

方向明确,纲举目张。在安徽省人大常委会的支持和指导下,2016年底,合肥市瑶海区人大常委会、蚌埠市固镇县人大常委会、芜湖市镜湖区张家山公共服务中心等6家单位被确定为省人大常委会首批基层立法联系点。2017年6月,随着淮北市安徽亚星律师事务所、六安市皖西学院法学院、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等“新鲜血液”的加入,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扩充至17个,实现省辖市“全覆盖”。

2021年7月,合肥市人大常委会获批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成为全省唯一一个“国字号”基层立法联系点。6年来,安徽省基层立法联系点建设一步一个台阶,走出了一条覆盖广、亮点多、效果好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大楼到小院

——立法“直通车”开进百姓心里边

“我建议公司法中应明确企业生产经营情况要做到公开透明,如企业的税收、年产值、债务情况等要有渠道可查……”2022年1月,合肥市肥西县三河镇人大组织召开立法意见征询会,人大代表、辖区居民、企业负责人等齐聚一堂,围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订草案)》展开热烈讨论。

“以前我认为立法是一件很‘高大上’的事,从来没有想过我们普通老百姓也能够参与其中。现在通过基层立法联系点这个渠道,我们不仅可以学到法律知识,而且能够让好的立法建议‘直通’国家立法机关。”参加立法意见征询会的企业负责人王毅激动地说。

像这样广开言路的征询会,是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开展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的一个缩影。 

在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确定为“国字号”基层立法联系点之前,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就已在全国率先建立党建引领全过程人民民主基层实践点,确定肥西县三河镇等9个乡镇(街道、社区)作为首批实践点,探索群众在“家门口”参与立法的程序和路径。

除了9个党建引领全过程人民民主基层实践点外,合肥市人大常委会还积极打造“市县乡三级立法信息收集点”阵地。依托市人大代表工作站、市直机关、高校院所以及县乡两级人大,组建市级信息收集点111个、县级信息收集点526个、乡级信息收集点783个,织就了一张遍布全市的立法信息收集网络。同时,探索形成意见征集“四专工作法”,即“专项方案、专场座谈、专业建议、专项清单”。针对每项任务,分别制定专项工作方案,明确征求意见的范围、内容、方式、时限等。针对不同的法律草案,邀请不同行业的人员参与座谈会,并听取有关专家学者的意见,形成专项建议清单,“原汁原味”整理上报。

为了把立法征求意见建立在最广泛的民意基础上,合肥市人大常委会除采取座谈、问卷调查、书面征求等线下方式外,还通过线上征求意见,积极推进“立法意见网上征集平台”建设,将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作为面向公众征集意见的重要入口,实现立法意见征集“全天候”“零距离”。

收到拟出台法规草案69部,提出合理化建议217条——这是宣城市郎溪县司法局建平司法所成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5年来交出的亮眼成绩单。

成绩的取得,秘诀依然是一个“广”字。

为最广泛地倾听群众声音,建平司法所建立健全基层立法联络员制度。“我们从乡镇、社区、群众团体和人大代表中聘请具有一定法律基础知识、有实践工作经验、热心立法工作的同志作为联络员,形成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网络。”建平司法所所长黄开军介绍。同时,积极打造“线下民意直达点”,通过21家基层立法联系点联络单位,把立法大门开到群众“家门口”。目前,建平司法所这一基层立法联系点已召开立法征求意见建议座谈会124场次,有效打通立法意见征集“最后一公里”。

随着全省基层立法联系点建设的不断推进,一张覆盖各行各业,从城市到乡村、从专家学者到普通百姓的立法信息采集网络已初步形成,民主的“触角”正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

从“旁观者”到“参与者”

——让每一部法律法规都满载民意解决民忧

“在认真阅读《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办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后,我认为应在‘总则’中明确‘乡村’的概念,建议表述为:乡村是城市建设区域以外的具备自然社会经济特征的生产生活生态文化等多种功能的地域综合体,包括乡镇和村庄。”

“《安徽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修订草案)》第二条中‘本条例所称见义勇为,是指……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或者救人、抢险、救灾等行为’,建议在‘制止’前增加‘主动’二字。”

……

“本来以为座谈会很快就能结束,没想到大家发言这么积极。”在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基层立法联系点举行的一场立法征集意见座谈会上,大家讨论的热烈程度有些出乎该院立法联系咨询员王逸飞的意料,“这说明基层立法联系点没有流于形式,而是切实发挥了作用。”

“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基层立法联系点作用的发挥,就是通过将更多民意融入法律法规,从而帮助群众解决“急难愁盼”问题。

“小区内部分居民遛狗不牵绳,不少还是大型犬,对其他居民特别是老人小孩来说存在安全隐患。”“小区内和城区街道上经常能见到狗屎,希望你们关注一下犬只随地排泄的问题。”……2019年上半年,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公益诉讼检察部门在走访辖区西湖花园、万嘉颐园等多个小区时,收到不少居民反映遛狗未牵狗绳、大型犬只时有出没等侵害社会公共利益的问题。随后,花山区检察院在向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出检察建议书的同时,还对《马鞍山市养犬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意见建议,并列席立法领导小组会议,为完善法规制度、维护群众利益贡献力量。

新修订的《安徽省爱国卫生条例》第一章第四条规定“保障爱国卫生工作经费投入”,而在此前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该条款表述为“增加爱国卫生工作经费投入”。从“增加”到“保障”,一词之差,源于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立法联系咨询员李青的字斟句酌。“爱国卫生工作事关民生民利,我在反复通读条例草案后认为,‘保障’比‘增加’的外延更加宽泛,更有利于做好爱国卫生工作,让老百姓拥有更健康的生活环境。建议能被采纳,我感到很自豪!”说起自己给法规“挑刺”的经历,李青仍然记忆犹新。

包含李青所提建议在内,目前,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基层立法联系点已有9件意见建议被《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办法》《安徽省志愿服务条例》等多部法规采纳,涉及扶老济困、污染防治、预防校园性侵害等多个与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方面。“以前有些老百姓认为对法律法规提意见建议‘没啥用’,现在大家知道了,意见建议确实能让法律法规‘接地气’‘真管用’。”李青说。

蚌埠市固镇县人大常委会长期参与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的殷浩月与李青的看法不谋而合。他认为,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一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法律法规真正体现人民意志、维护人民利益。

被确定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以来,固镇县人大常委会始终把“基层”摆在突出位置,力求将基层群众的心声诉求反映到立法机关。2020年,在落实《安徽省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条例》征求意见任务时,县人大常委会除征求公安机关负责同志、在编民警的意见建议外,更注重倾听辅警的声音,鼓励他们说出心里话。

“在向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报送意见建议时,我们注意反映辅警的诉求,就辅警入编、升职途径等关注度较高的问题,建议条例增加‘由省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公安、机构编制等部门制定具体实施办法’这一内容,有助于辅警队伍留住人才,提高辅警工作积极性。”殷浩月说。

从“立法中”到“立法前”“立法后”

——为基层立法联系点赋能增效

皖西学院法学院2020级5班学生梅旺华将自己模拟制定的《安徽省教育惩戒条例》交给指导老师许庆祝,作为自己本学期自选考核的项目。这一显得有些新奇的考核方式,正是皖西学院法学院对基层立法联系点功能延伸的尝试和探索。

“以前我们学院毕业生的去向主要是公检法司、律师事务所和企业法务部门,现在我们将‘培养立法人才’也纳入了人才培养目标。”皖西学院法学院院长刘鑫介绍,学院成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后,结合课堂教学改革和考试模式改革,把模拟立法和对省、六安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规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修改意见建议纳入自选考核范围,引导学生参与立法活动。同时,首次独立承担地方立法项目,学院牵头起草的《六安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已于2020年11月1日正式施行。

以往,基层立法联系点的作用发挥更多以征集立法建议的形式体现在“立法中”。如今,随着参与立法、监督执法、普法宣传等多领域拓展,基层立法联系点的功能已逐渐由“立法中”向“立法前”和“立法后”两端延伸,更好地体现了人民民主的“全过程”——

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和蚌埠市固镇县人大常委会将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与人大监督职能融合共促,在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中落实全过程人民民主。2020年以来,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围绕推进巢湖治理,出台《合肥市河道管理条例》,修改《合肥市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合肥市水环境保护条例》,作出《关于加强环巢湖十大湿地保护的决定》;连续开展水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查,每年听取全市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及巢湖治理情况工作报告。固镇县人大常委会在开展调研视察、执法检查、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等工作时,都注意吸收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人员参加,确保及时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诉求。

马鞍山市花山区检察院持续推行“菜单式”普法模式,打造检察官普法讲师团,开展“点单送法”普法讲座50余场,受众5000余人。

宣城市郎溪县司法局建平司法所“送法进村(社区)”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发放宣传资料万余份,受益群众上万人。

……

民情民意在这里汇聚,民主气息在这里流淌。6年来,基层立法联系点这一立法“直通车”行稳致远的背后,离不开安徽省人大常委会的“保驾护航”。

除每年拨出补助经费约85万元给立法“直通车”“充电加油”外,安徽省人大常委会还督促各基层立法联系点建立“七有”工作制度,即有组织领导、有专班人员、有活动场所、有工作制度、有台账档案、有日常活动、有办公设施,从人、财、物三方面推动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步入常态化、规范化、程序化的运行轨道。其中,“人”是重中之重。

“我们通过多种方式,加强基层立法联系点人才队伍建设。比如组织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人员参加立法知识培训、立法调研等活动。在召开全省立法工作会议、立法调研座谈会、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讲座以及常委会会议审议法规时,也邀请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人员参加,帮助他们开阔视野、提高素质,确保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高质量运转。”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同志说。

“以前老百姓觉得立法很神秘,是少数人的事。现在通过基层立法联系点,老百姓能够亲身参与到立法过程中,也能够切身感受到我国民主的广泛、真实、管用。”皖西学院法学院基层立法联系点负责人张道全深有感触地说。

“全省各基层立法联系点要切实承担起参与‘立规矩定方圆’的重要使命,发挥好连接立法机关和基层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不断提高安徽省地方立法工作科学化民主化水平,努力以良法促发展保善治。”在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联系点座谈会上,与会人员进一步明确了新时代基层立法联系点的工作方向。在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道路上,安徽立法“直通车”还将“驶”出怎样精彩的风景,值得拭目以待。

编 辑: 陶宏林
责 编: 刘静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