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聚焦国家立法“直通车” 全国基层立法联系点已增至22个

“群众要说的话可直达国家最高立法机关”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浏览字号: 2021年11月04日 08:42:02

在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石井坡街道的社区基层立法联系点,沙坪坝区人大代表正在收集居民的立法建议和意见。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基层立法联系点制度”。自此,基层立法联系点备受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21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实现了从无到有,数量上从最初的4个增加到22个。

背景

全国人大常委会连续7年作出部署

2014年10月23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建立基层立法联系点制度。

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5年工作要点和立法工作计划中对“创建基层立法联系点”作出安排。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孙镇平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2015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按照常委会工作部署,经深入调研并报常委会领导同志批准,将上海市虹桥街道办事处、甘肃省临洮县人大常委会、江西省景德镇市人大常委会、湖北省襄阳市人大常委会等4个地方和单位,设为首批基层立法联系点试点单位。”

自此,一种全新的、立足基层人民群众直接参与国家立法的民主立法形式应运而生。

据了解,全国人大常委会连续7年在常委会工作要点和年度立法工作计划中对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作出部署和安排,稳步推进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发挥基层立法联系点在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中的作用。

发展

数量增至22个覆盖21个省区市

这几年来,基层立法联系点不断扩大数量、丰富联系形式。数据显示,2020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增设江苏省昆山市人大常委会、浙江省义乌市人大常委会、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人大常委会、广西壮族自治区三江侗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河北省正定县正定镇“人大代表之家”等5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增设中国政法大学为立法联系点。

2021年7月,增设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天津市和平区小白楼街道办事处、重庆市沙坪坝区人大常委会、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人大常委会、安徽省合肥市人大常委会、福建省上杭县才溪镇人大主席团、海南省三亚市崖州湾科技城、河南省驻马店市人大常委会、湖南省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四川省雅安市人大常委会、贵州省毕节市人大常委会、陕西省汉中市人大常委会等12个地方和单位为基层立法联系点。

截至2021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实现了从无到有,数量上从最初的4个增加到22个,涉及21个省(区、市),覆盖全国2/3省份,辐射带动31个省级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联系点发展到427个,设区的市(自治州)的立法联系点发展到4350个。

据孙镇平介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设立的22个基层立法联系点(立法联系点),有12种联系点形式,包括:2个直辖市所属的区人大常委会,2个直辖市所属的街道办事处,2个省会市人大常委会,6个设区的市人大常委会,1个计划单列市所属区的人大常委会,1个设区的市所属区的人大常委会,3个县、县级市的人大常委会,1个自治县的人大常委会,1个镇的人大主席团,1个镇的人大代表之家,1个科技城,1所大学。

意义

“高大上的立法从大会堂走进百姓家”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建立之初,就被赋予国家立法‘直通车’的功能定位。”孙镇平说。

如何理解国家立法“直通车”?孙镇平介绍,国家立法机关在法律草案的立项、起草、调研、审议、评估、宣传、实施等立法全过程、各环节,通过基层立法联系点“接地气”地听取基层群众的意见建议,并把人民群众的诉求“原汁原味”反馈给国家立法机关作研究吸纳的参考,有益的建议将在法律中得到体现。

“这套工作机理,打通了国家最高立法机关直接联系基层人民群众的渠道,实现了两者之间在国家立法全过程中的民主参与、民主表达、民主决策‘声气相通’。”

他说,“人民群众有什么要说的话,都可以直抒胸臆,都可以直达国家最高立法机关并得到尊重和重视。”

国家立法“直通车”得到人民群众的充分肯定。

曾被习近平总书记誉为“小巷总理”的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形象地说,基层立法联系点架起百姓与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之间的“连心桥”,高大上的立法已经从人民大会堂走进了寻常百姓家。(记者孟亚旭 统筹/徐锋)供图/视觉中国

关注

扩大基层立法联系点时充分考虑各点区位特点

如何选择基层立法联系点?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中国国土面积大,东中西部发展不平衡,在逐步扩大基层立法联系点时,充分考虑了各点区位特点确保“有特色”,以兼顾不同方面群众的诉求。

比如,在上海虹桥街道设点,主要考虑上海是个国际大都市和外商投资企业云集;在江苏昆山设点,主要是考虑了台商和台资企业比较集中;在浙江义乌设点,主要是考虑了外国小商品经营者比较聚集;在广东江门市江海区设点,主要是考虑了毗邻粤港澳大湾区和地处中国最大的侨乡;在广西三江设点,主要是考虑了侗族、苗族等少数民族众多和民族区域自治特点;在贵州毕节、甘肃临洮等设点,主要是考虑了乡村振兴工作的特殊区情。

据悉,目前,2021年新增的基层立法联系点正在组建本地方的立法信息员(立法联络员)队伍和立法联系单位群体,2020年之前的10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已有立法信息员(立法联络员)3659人,立法联系单位1981个,联系群众几十万人,覆盖区域人口上千万人,极大丰富和拓展了了解民意的“神经网络”,使征求意见建议的采集触角延伸到基层社会治理的末梢。

编 辑: 夏红真
责 编: 于 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