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心结,这样解开

来源: 检察日报  浏览字号: 2021年10月18日 10:29:51

河南省新乡市检察院检察官向涉案当事人了解案件情况。

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检察分院举行的听证会上,当事人闫德科当众表示罢访。

编者按:近年来,检察机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积极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办理控告申诉案件、国家赔偿案件和国家司法救助案件,向信访群众答疑解惑,促使案结、事了、人和,受到人大代表的高度关注。10月下旬,最高检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人民检察院办理控告申诉案件工作情况的报告。本刊邀请4位涉案当事人讲述他们通过检察监督解开心结的故事。

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撤销

□讲述人:陈天阳

我是河南省封丘县的一名村民,提到我家和张世光检察官的缘分,还要从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说起。

我家和大强、二强兄弟俩是邻居,平时关系不好,常有摩擦。2019年5月的一天傍晚,大强母亲和我媳妇在门口发生争吵,她俩被劝开后,我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谁知当天晚上11点,大强兄弟俩一脚踹开我家大门,进屋拉着我就打,当时我媳妇还没回来,家里只有我一人。混乱间,我摸到手机报了警。

两天后,公安机关认定此事为相互斗殴,各受轻微伤,决定对我和大强兄弟俩分别作出行政拘留和罚款的处罚。接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在自己家,为自保还手,凶手没被追究刑事责任,我却受到行政处罚,这不公平!

2020年4月20日,我提起行政诉讼,但一审、二审和再审均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今年4月6日,抱着最后的希望,我来到新乡市检察院申请监督。

在了解基本案情后,张世光检察官来到我家走访。他仔细地向我及家人询问了案发经过,查看打架时用的农具,之后又向村委会和其他村民了解情况。

再次来到我家,张检察官告诉我:“根据现有证据,大强兄弟俩不能构成刑事犯罪。如果你要撤销行政处罚决定,需要进行新一轮诉讼,可能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听到这,我心中的那点希望彻底破灭,自己受委屈不算啥,可我正在读博士的孩子马上就毕业了,我真怕这事影响他就业!

“老陈啊,请你相信,在党的领导下,公平正义一定会在你身上实现。”那天,和我谈了许久的张检察官一脸凝重地离开了我家。

大约过了两周,张检察官拿着两份文件风尘仆仆地找到我。经过他们进一步核实证据材料,并与封丘县公安局进行沟通,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考虑我是凌晨在家中被打而还手,应认定为正当防卫而非相互斗殴,于是向县公安局发送纠正行政处罚决定的检察建议书,封丘县公安局最终主动撤回对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听到这个消息,我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握着他的手一个劲儿地说“好”。

原以为事情到这就结束了,但检察院了解到我家这两年为打官司掏空了积蓄,住院治疗费用都是借的,便为我申请了国家司法救助金。9月6日,当张检察官把6000元国家司法救助金递到我手上时,我失声痛哭。

那天阳光特别好,照得人身上滚烫,我的心也滚烫。

(文中当事人双方均为化名)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新乡市糖业烟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买世蕊

在这起案件中,检察机关经过严格审查,还原了案件事实,认定陈天阳还手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而非相互斗殴,维护了法律的权威,彰显了“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法治精神,弘扬了社会正气。两家本是多年邻居,检察机关按照法律规定,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建议公安机关撤销对陈天阳的行政处罚决定,避免双方陷入重复讼累,给两家创造一个恢复正常邻里关系的契机,同时做好“后半篇文章”,帮助困境中的当事人申请国家司法救助金,挽救一个因案致贫的家庭,让法律更有温度,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检察院办案“透笼”,我服……

□讲述人闫德科

我是1985年退伍的老兵。现在我相信,党对摊上事儿的老兵是真心真意在关怀。哪怕最终没有得到救助,我都没意见,因为检察院办案“透笼”(方言,意为清楚、明白),证据都摆桌上唠,我信服……

我永远记得2012年9月20日那天,正在工地干活的我不慎被铲车撞伤,盆骨骨折、尿道断裂,身体多处损伤,两次住院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七级伤残,失去劳动能力,需要终生持续医疗。住院时,肇事方只赔了1.6万元,另外14万余元一直没支付。为了救我,曾因肝病、甲状腺疾病等做过多次手术的妻子拖着病体到处筹钱。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因对方无财产可执行我一分钱没拿到。我的后续医疗、家庭的巨额债务、妻子的治疗计划都成了泡影。我走投无路,只有找法院、找政府、找一切能找的单位,一次次上访,又一次次失望。

后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同志告诉我,兴安盟检察分院联合局里和兴安盟司法局搭建了“退役军人司法救助法律援助”绿色通道。今年4月6日,我抱着再试一试的心态,来到兴安盟检察分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

一杯热茶,一声问候,我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承办检察官跟我说:“你当初参军入伍保家卫国,不曾退缩;如今脱下军装,因案致残、致贫,心里有疙瘩上访,我们理解。你也要相信咱们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决不会让退役军人寒心。”

检察院快速行动,第一时间开启受案审查程序,到医院核查病历,进街道询问家庭收支,到法院了解未能执行的原因……

7月1日,兴安盟检察分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听说这是全盟首次对退伍军人司法救助案进行听证。检察官释法说理规范、详尽,听证员们的提问入情入理,我也听得认认真真,最后大家都同意检察院的审查决定,对我开展司法救助。为我这个案子来了那么多人,讲法讲理,我知道国家是实实在在把我们退伍军人的事当回事。我感到,自己的问题解决有望。

7月6日,我再次来到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将3万元救助金放到我手里,并表示将持续关注我的情况。

前几天,我把写有“检察执法,助我走出疾迫;拥军护民,党的政策暖心”的锦旗送到兴安盟检察分院,这就是我的心声。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乌兰浩特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刘亚声

这是兴安盟检察分院以“司法救助双向延伸大治理机制”搭建“退役军人司法救助绿色通道”以来,通过“司法救助+公开听证、释法说理”促成退役军人涉法涉诉信访矛盾实质性化解的首起成功案例,真正解决了问题,体现了党和政府对退役军人的关怀与尊重。

该院通过信息前置延伸更快发现群众诉求,通过精细化救助解决群众实际需求,通过做好矛盾源头化解与释法说理排除社会隐患,不仅保护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传递了司法温情,而且灵活地整合了社会各方资源,推动了社会治理。

我承诺,息诉罢访!

□讲述人老杨

这回,困扰我们全家7年的揪心事终于解决了!

7年前,我因买卖合同纠纷的判决得不到执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来,法院3次司法拘留被执行人张华(化名),张华却只能支付部分货款,尚欠95万余元。几年来,我多次向有关部门信访,均未得到满意答复。由于债权长时间得不到实现,我的企业破产,如今收入微薄,家庭经济十分困难。

今年6月,我来到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检察院驻当地矛调中心的接访窗口申诉,“我就想让张华偿还欠款,让我的家庭回归正常生活。”我说。

没过几天,检察官告诉我,柯桥区检察院检察长钱昌夫已经主动包案,抽调检察人员成立办案组,研究制订详细可行的工作方案。检察机关此前已经对张华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目前案件还在审理阶段,尚未判决。

为解决我的实际困难,柯桥区检察院积极整合资源开展联合救助工作,为我发放司法救助金。钱昌夫还与我属地的街道进行会商沟通,对我的家庭给予关心照顾。

钱昌夫与办案组人员多次对张华开展释法说理,解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相关法律政策。张华表示其有还款意愿,只是因为生意失败,目前没有偿还能力,只筹措到42万元执行款。检察官问我是否愿意和解,并为此召开一场公开听证会。

8月13日下午,听证会在当地矛调中心检察听证室举行,检察院邀请律师、人民调解员担任听证员。听证会上,检察官认真听取我的意见,对我未足额受偿的情况下,开展执行和解的利弊等问题进行答疑解惑和释法说理。我的疑惑在会上全都解开,尤其是检察官讲的道理,我都听明白了。

“为了我的事,检察官尽心尽力,我承诺息诉罢访。”听证会结束,我当场签订息诉罢访承诺书。为表达感谢,我还向检察院送了一面写有“执法为民”的锦旗。

全国人大代表、绍兴市柯桥区漓渚镇棠棣村党总支书记刘建明

我在工作中了解到,近年来,柯桥区检察院信访积案化解工作措施得力,成效明显,杨某信访积案的有效化解就是他们工作的一个缩影。

在该案办理中,检察院重视发挥检察监督作用,依法调查取证,从督促履行、做好疏导两方面入手,采取有力措施督促对方当事人支付拖欠款,保障信访人合法权益。通过公开听证,邀请人民监督员、律师共同参与矛盾化解,以“看得见”的方式接受社会监督,信访人法结和心结彻底打开,主动签订息诉罢访承诺书,更是向检察院赠送锦旗表示感谢,信访问题成功解决在基层。

针对信访人“因案致困”情况,该院紧紧依靠党委政府力量,充分发挥驻矛调中心“检察蓝(来)”联合调解组织优势,联合法院、信访局、属地街道开展帮扶救助,实现“部门单访”向“开门联访”转变,用实实在在的便民之举,助力信访人走出困境,切实维护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为检察机关参与社会治理提供了很好的引领性示范。

20年后,终于释怀

□讲述人王某

天高云淡,大地一片金黄,我的心情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这一切要从20年前的一起案子说起。

2001年7月,湖北省鹤峰县五里乡一村民报案,称自己放养的两头耕牛被盗。8月4日,我永远记得,这天我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后被批准逮捕。2002年4月3日,因证据不足,鹤峰县检察院撤回起诉。同年6月5日,鹤峰县公安局将对我的强制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

被关押306天后,我虽然回到了家,但仍处于被监视居住状态。村里人异样的眼光,内心的不满与愤怒,让我对生活感到失望。

2016年8月30日,公安机关对我解除监视居住强制措施。2017年6月,我向鹤峰县检察院递交国家赔偿的申请。9月,鹤峰县检察院赔偿我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4220.34元。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不能接受,超期限的监视居住、名誉的损失、被羁押时损失的163只山羊,谁来赔偿?我越想越气,于是向相关部门反映,均未得到满意答复。

祸不单行,2017年,我耕田时因操作机械不当致双腿折断,康复后虽然可以行走,但劳动能力受到很大影响,全家只能靠低保过日子。

2019年11月,我向国家信访局邮寄申诉材料。2020年10月的一天,鹤峰县检察院检察长谭远磊来到我家,表示为解决问题而来。原来,我的信访件作为中央信访交办件已转至鹤峰县检察院办理。

谭远磊和我拉家常,询问我的诉求、生活状况,还有腿伤情况,承诺尽最大努力帮助我。20年,我已经从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走到知天命的年纪。看到检察官,我的内心期待又忐忑。

2020年12月初,检察院通知我去参加公开听证会,专门解决我的诉求。12月9日那天,鹤峰县检察院来了很多人,有人大代表、人民监督员、律师等。听证会上,谭远磊告诉我这一个多月他们所做的工作,包括走访调查、核实案情、研究讨论等。大家对我的事情进行了充分讨论。

第二天,鹤峰县检察院答复,我的诉求不合理,但是由于我家庭困难可以通过司法救助提供帮助。谭远磊拉着我的手说:“老王,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不容易,我们会尽力帮助你,关键你自己要放下心结,不能总是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司法救助的费用能帮你渡过眼前的难关,以后还是要靠自己,日子才能过得越来越好。”我心头一暖,其实这么多年,我最需要的就是被人理解、被人尊重。那一刻,我的心结彻底打开了。

又到了收获季节,我已重拾生活的信心。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五里乡金泰牧家庭农场法定代表人宋庆礼

办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既要下大力气解开矛盾的“事结”,又要想办法解开当事人的“心结”。鹤峰县检察院通过领导包案、带案下访、释法说理及公开听证多种形式,让当事人对检察办案环节、审查过程、适用法律等都清楚明白,引导其接受处理决定,消除疑虑,打开心结。此外,该院继续做好“后半篇文章”,告知其有申请司法救助权利,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帮助当事人解决实际困难,彰显人文关怀。该案的顺利办理实现了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采访整理:记者刘立新 沈静芳 范跃红 戴小巍 通讯员 李蕊 张志华 杨超 姚娟柏 江华 赵娅 摄影:王骁猛 许百贺)

编 辑: 刘 冬
责 编: 于 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