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从截污治湖到打捞船清漂

——湖北多措并举保护和改善水环境

浏览字号: 来源: 工人日报  2019年07月31日 09:27:22

湖北是长江干线流经最长的省份,也是长江流域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和国家重要的生态屏障。

近日,笔者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来到湖北,实地了解了武汉、荆州和宜昌三市在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多项举措。

“内沙湖”模式得到认可和推广

武汉湖泊众多,位于市中心的东湖,水域面积33.62平方公里,是中国第二大城中湖。上世纪末,由于常年污染累积,东湖水质一度降为劣V类,直接影响到城市居民的生活用水和生活环境。

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环境科学专业的康玉辉2002年来到武汉,潜心钻研湖泊生态保护技术17年。

康博士向笔者介绍:“武汉是非常好的水生态治理实践基地,我们通过调查湖泊污染程度,着力解决如何降低表层有机物含量,开创性提出湖北退化湖泊生态修复的‘内沙湖’模式。”具体来说,就是在人工辅助条件下实现湖泊的自然恢复,其重点在于全面截污,同时利用苦草等8种水生植物改善底质。

康博士表示:“相较于清淤,利用水生植被重建可以节约3/4的成本,2个月即可见效,并且非常稳定。”“内沙湖”模式得到水利部认可和推广,将运用到更多的城市湖泊治理中。

通过生态综合治理,武汉东湖实现了水质的美丽蝶变。如今,作为国家5A景区的东湖风景区,植被繁茂,湖底水草清晰可见,日接待游客8万人次。2019年东湖子湖水质连续6个月稳定保持III类水平,市民们看到焕然一新的东湖,主动地维护东湖水域环境。

听洪湖“护鸟人”讲过去的故事

“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的洪湖鱼米乡,承载着长江四湖流域1万多平方公里的上游来水,是江汉平原重要的调蓄湖泊,同时因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被称为“中南之肾”。7月23日,笔者跟随洪湖“护鸟人”乘船游览,听他讲述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张圣元谈到自己加入洪湖“护鸟人”的经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2003年的一天,他正准备用排铳偷偷捕鸟,被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巡逻队员发现并及时制止。巡逻队员对他进行了罚款,并提供大量的鸟类资源教育资料和读本,他的打鸟想法开始转变。

“后来有一次,我在救治被套住的鸟时,偶然遇到来视察的领导。他们评估认为我熟悉洪湖情况,就把我接收为保护区巡护员。”这份护鸟工作一干就是16年,张圣元现在每天天刚亮就要起床,拿着自己的工作日志和望远镜,驾着自己的小船开始巡湖工作。通过自主学习和工作实践,只有初中文化的张圣元早已摸透水雉、牛背鹭、灰雁、绿头鸭等30多种候鸟的名字、外貌、习性,工作日志也换了十几本。

保护鸟,也要保护鸟的栖息地。为解决“围湖造田”“围湖挽埂”“围网养殖”,2016年8月,荆州市政府发布《拆除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渔业养殖围网设施通告》,同时清理断桩、乱网、沉船等固废杂物,以船为生的渔民得到“一套住房、一个工作、一份保障”的安置。2018年正式启动退垸还湖还湿工作,当年实际退垸31822亩,超额完成荆州市下达的任务指标。

截至2018年底,洪湖恢复天然湿地面积23.8万亩,水生植被盖度明显增加,仅荷花就恢复近8万亩的面积。

全民生态教育,宜昌在行动

宜昌市境内160余公里的黄柏河是长江一级支流,流域面积1902平方公里,承担着宜昌200万人生产生活供水、100万亩农田灌溉供水的重任,这也是毕家培以河为业的原因。

作为三峡移民来到宜昌后,毕家培49岁时开始黄柏河清漂工作,一干就是15年。每天在船上10小时的清漂工作,对毕家培来说并不无聊,12公里的巡线日日看、日日新,对清漂船构造的学习也日益精进。

当年专家坐飞机将清漂船设计图纸带到夷陵,毕家培却当面提出修改方案,最终通过实用性比较分析,专家采纳了他的修改方案。

“我建议参考挖沙机的原理,带上传送带和8个打捞斗,效率更快。”毕家培谈到当年的发明很是骄傲,黄柏河上缓慢行驶的正是这艘高大上的改装打捞船。

距离黄柏河不远的夷陵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内,学生们正在体验酵素制作的过程和方法。刘沅鹭举着一瓶酵素液向同学们讲解制作流程和注意事项:“只需要按一定比例加入红糖、厨余垃圾和水,等待发酵就可以制作一瓶环保酵素,这个过程一定要注意放气,防止瓶子膨胀爆炸。”这些知识都源于他的初中生态课本。其他学生自行组建的学生义工服务团、黄柏河水质检测小组等,都是生态文明教育的成果。

宜昌市的生态文明教育由来已久。2015年起,夷陵区、西陵区分别编写《生态小公民》《生态好市民》读本,开展教育试点。2018年,市教育局联合环保、规划、财政等16个部门,组织骨干力量,编写了《生态小公民》系列读本,分幼儿园、小学、中学三个学段出版,免费配发到全市885所中小学、幼儿园,覆盖40.8万名学生。

责任编辑: 夏红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