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视点

互联网时代的强国战略

邬贺铨

浏览字号: 来源: 《求是》  2014年05月16日 11:26:17

 2013年我国互联网普及率已达45.8%,网民数量世界第一,已成为网络大国。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以及互联网产业与各行各业的融合,互联网将有望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催化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即将出现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为我们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了难得的重大机遇。机会稍纵即逝,抓住了就是机遇,抓不住就是挑战。今年是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20年,在新时期,我们必须紧紧抓住和用好互联网技术及产业变革的机遇,将我国从网络大国打造成网络强国。

一、互联网时代演进的机遇

互联网最基础的功能是对信息的汇聚,从而形成价值无尽的信息流。在这个巨大信息流的平台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被物理空间所约束,社会存在的方式也发生了革命性变化。1969年发明的互联网,在开始时仅仅是一个收发邮件的联系平台。自1990年WWW发明后,互联网成为浏览和下载文件的平台。近年来博客、微博等应用相继出现,使互联网成为交互平台。政府事务和企业的应用,推动互联网成为工作平台。目前,互联网进入了以大数据、智能化、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为表征的“大智移云”时代,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运用互联网思维对传统企业价值链进行重新审视,激发出更多的新型业态。

互联网加速与传统产业融合,创新商务模式和产业机会。随着新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与传统产业不断融合,产业边界日益交融。电子商务就是一个经典案例。2013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超过10万亿元。电子商务带动了物流业的发展,全国规模以上快递企业50%的业务量都来自网络零售的配送。不仅如此,电商企业挟信息流与物流的优势开始涉足资金流,阿里巴巴公司建立阿里小贷,基于对淘宝网上中小企业交易状况的大数据分析,筛选出财务健康和诚信的企业,无需担保便可从网上决策快速放贷。更进一步,电子商务公司以基金方式集聚客户资金从银行那里获得协议存款的高回报。据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估算,该行业2013年的资金规模在6000亿—8000亿元左右,相当于同期居民户新增人民币存款的10.9%—14.6%,互联网金融已经倒逼利率市场化和传统银行业的改革。

互联网新技术不断发展,催生了新的经济增长点。从2G、3G到4G,网络信息技术的每次更新都会带动彩电、手机、计算机的更新换代。近年来,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发展和成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创新发展。2013年德国正式将工业4.0作为《高技术战略2020》的十大项目之一,其内涵是充分利用互联网、物联网及大数据实现人、数据和设备协同,推动制造业的智能化转型和模式创新。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将工业互联网作为智慧与机器的桥梁。例如,该公司依据从飞机传回的数据对喷气引擎预防性维护,仅此在美国就防止了不止6万次的航班延误或取消。如果将传感数据收集和分析用于提高燃油效率,1%的增幅就能使航空业每年节省20亿美元。

互联网作为通用性技术渗透率高,对社会发展有很强的推动作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分析了互联网对所有行业经济的影响,得出如果宽带普及率增长1%,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0.025%的结论。麦肯锡公司2011年发表的《互联网要素:网络对增长和就业及繁荣的重大影响》,认为互联网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平均10%的利润增长,互联网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在2009年全球平均为2.9%,中国为2.6%。互联网对节能减排的贡献十分显著。《Smart2020》报告指出,使用信息技术所贡献的节能效果是其产品自身耗能的5倍,在2020年可减少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15%。互联网对就业也有积极贡献。2013年国家人社部报告指出,我国网络创业就业累计新增岗位上千万。对处在加速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城镇化的中国来说,互联网的助推器和润滑剂的作用将更为显著。

二、互联网产业变革的启示

创新是互联网行业的主旋律,包括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以及组织管理创新等。在创新的浪潮中,深入思考互联网产业变革的启示,对于把握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趋势显得尤为重要。

制造业的服务化。实践证明,生产性服务业是增长幅度最快的行业,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转变为某种意义上的服务企业。IBM公司曾经仅是硬件制造商,近年通过收购云计算与管理软件公司,推出大数据分析平台,其生产性服务业收入已占70%,成功实现转型。爱立信公司放弃移动终端市场,转型为全球第五大软件公司,软件与服务的营收比重已分别超出50%和38%。

互联网企业走向软硬件一体化。曾任苹果公司院士的阿伦凯说过:“每个热爱软件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硬件系统。”苹果公司从芯片到操作系统、从个人电脑到移动智能终端的跨越,走出了依靠软硬件自成系统实现计算机与通信融合之路,并引发了互联网企业的战略调整。谷歌公司以安卓系统领衔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推出平板电脑和云端处理大数据服务。微软公司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和大批专利组合的10年授权,意图借硬件来强化其软件地位。

电信业务被OTT化。在传统通信中,运营商主导了内容提供商和终端提供商组成的产业链;在移动互联网中,内容提供商将内容、应用平台和门户网站等整合到产业链中并反客为主,运营商被管道化或称为OTT化(Over The Top,原意是“足球场上过顶传球”,引申意为突破受制于运营商的被动局面,取得有利于自身发展的主动地位)。例如,微信类的即时通信业务通过深度绑定手机通讯录可提供实时或异步的点到点和点到多点通信,对短信、语音和视频等替代效果明显。即时通信业务在上网包月资费模式下无需另付费,从而使得电信运营商被迫加快互联网化来应对。

影视网站IM(即时交流)化。视频网站将视频节目与即时通信及大数据整合,从电视节目的重播平台转身为新媒体融合平台,利用微博、微信增强观众的实时参与感,单向收视的观众变为双向互动的用户。Netflix公司每天记录3000多万个观看动作,并根据观众喜好选择演员出演,《纸牌屋》的成功便是范例。

电商服务显现O2O(线上与线下结合)化。由于电子商务与实体商业及物流密切相关,O2O的模式受到青睐。阿里巴巴与顺丰等联手建立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出在5—8年内,打造一张让全中国任何一个地区做到24小时内送货必达的物流网络,目标是打通线上线下,搭建接纳更多品牌商家加入的O2O联盟。

金融服务互联网化。基金产品由于网售门槛低且易认购,成为互联网公司进入金融业最好的踏板。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还与民企合资试点民营银行。在网商“镀金”的同时,银行以“筑网”来应对,银行通过自建电商平台、与电商合作等方式进入电商业务,据此了解商家的交易行为,预测贷款需求和还款能力。

企业创新思维的开放化。互联网领域中不乏创新思想活跃的中小企业,但缺的是产业化能力,大企业通过兼并中小企业弥补自身创新性不足,并利用自己的用户群和产业化优势迅速实现市场化。脸谱、雅虎和谷歌等公司近年来多宗收购几乎都与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有关。

商业模式注重后向化。ICP(在互联网上提供内容服务与提供电子商务的厂商)的商业模式是靠聚集人气,先让利给消费者培养消费习惯,从后向(广告或其他业务)收费。例如,奇虎360公司的主业防火墙和杀毒软件对网民免费,攒名声以进入搜索和付费的企业网安全市场。腾讯用补贴乘车人和出租车司机的方法培养使用嘀嘀打车软件和微信支付的消费习惯,掌控用户数据,吸引广告并进军金融业务。

三、互联网发展创新的挑战

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迈进,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面临的挑战还很多。例如,如何在核心技术上争取最大话语权?如何保障网络安全?在创新产业发展上如何用好政府及市场的力量?只有解决好这些问题,才能真正利用好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遇。

抢占信息技术领域的制高点。知识产权的竞争已经提前到国际标准的制定中,互联网标准化主导权的争夺成为焦点。尽管我国在IPv6的标准中开始发声,但在几千项互联网全球标准中我国主导的还不足2%。为了抢占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源头及入口,各国公司均围绕智能终端和社交网络技术展开专利收购,谷歌公司以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获得1.7万项专利,微软和苹果等五家公司联合以45亿美元收购北电公司6000多项专利。最近苹果公司与三星公司就智能终端专利纠纷诉诸法律,矛头同时指向采用安卓操作系统的我国智能手机企业。我国是移动通信手机最大生产国,产量占全球70%,但国产CDMA和WCDMA及LTE移动通信标准手机受美国高通公司专利制约,被索要的专利使用费高达手机销售收入的5%。虽然我国在信息技术领域有明显进步,中兴和华为分列2012年PCT专利的第一和第四,但总体上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在核心技术方面的差距仍然很大,需要引导创新资源集聚,促进专利由数量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网络安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信息技术的应用越深入,社会经济和人们生活对信息技术的依赖越多,信息技术产品的可靠性和可信性带来的安全问题就越重要。互联网作为一种信息传播工具,是一把双刃剑,既是传播主流意识形态的阵地,也可能被不法分子或居心叵测的人当作散布谣言、挑起事端或进行欺诈的手段。因而依法严厉打击网络犯罪,净化网络空间,就显得尤为必要。此外,信息技术还被用作国家间政治、经济与军事竞争的手段,斯诺登事件就是一例。我们必须从战略高度重视网络安全,从核心技术与产业发展、相关法律的完善、人才培养和管理协调等全方位提升网络安全防御能力。

发挥政府在引导市场配置资源中的作用。欧美等国通过政府数据公开推动大数据技术与产业发展,激励创新并催生新的商业机会。欧盟为了支持自己提出的GSM和WCDMA移动通信标准,在产品开发尚未完成之时就通过划定频谱方式要求全欧的电信运营商采用这一指定的标准。我国在积极创造知识产权的同时也要用好市场资源,为国产产品的技术完善提供土壤,真正做到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作者: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责任编辑: 苏大城

相关文章